咖啡店的浪漫, 是屬於客人的

台北街頭的咖啡店密度已逼近便利商店,每間風格獨特、氣氛十足,都是老闆們的夢想跟人生。但開咖啡店真的這麼美好?如果你愛喝咖啡,也許到街角買一杯解解饞就好,真的不必親自下海......。

咖啡店的浪漫, 是屬於客人的

坐落在台北市區內、熱鬧的古亭捷運站旁,同安街是條小巧靜謐的街道。這條街日治時期就已存在,當時叫做川端町,是日本名門貴族乘船吃香魚的名勝。甚至到了戰後,同安街區域仍聚集不少文人,如:王文興、余光中、林海音等人就住在此地。藍星詩社、《文學》雜誌,以及純文學、爾雅、洪範、遠流等出版社都在此成立。

法爾木咖啡就開在同安街上,想像著你是老闆啜一口咖啡、在這老街區愜意的翻翻書、優雅的在吧台擦杯子......聽起來是不是浪漫得很?

但在你點頭的同時,法爾木咖啡的創辦人黃暐益、鄭喬睿,可能會對你搖搖頭,說:別傻了,覺得浪漫的只有客人,老闆只有覺得累的份!

從2014年8月試營運至今一年半,法爾木的生意一直都很不錯,這是因為與一般咖啡店不同,他們的咖啡不分內用外帶,價錢一律落在40~70元間,為的就是打造「沒有負擔」的好咖啡。

尤其到了午餐時刻,周邊辦公大樓的苦悶上班族魚貫而出,常常在那一小時內塞爆坪數不大的店裡,一天可以賣出約200杯咖啡。但縱使是這樣的情況下,法爾木每個月的收入與支出也僅僅是差不多打平而已,而兩位老闆更是捨棄過去穩定高薪的工作,變成寅吃卯糧的月光族。

但你可能很難想像,光是要「打平」,背後付出的心血可不僅是嘴上說一句:「我的夢想是開咖啡廳」就能實現的。

採訪進行的時間剛好是他們打烊前的一個小時,工作了12小時後,老闆鄭喬睿看起來有點疲憊,畢竟開店一年半來,他休假的次數10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如果早知道這麼累,我可能就不會創業了,」他坐在自己特製的水管椅上,一邊說一邊笑,但聽得出來所言不假。

一同創業的夥伴黃暐益坐在一邊,也不諱言的說,現在有太多人覺得開咖啡店簡單、浪漫,但卻忽略這行必備的專業,從挑豆、烘豆、研磨、萃取到端上客人的桌子,每一個步驟都有非常微小的細節,「不是買咖啡機的時候請業務教你,你學會了就可以開店。」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