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 to City 世界旅行家】飛越八千公里的好滋味:瑞典爺爺的中式素食餐廳

中文名叫「范瑞翊」的范老闆生於荷蘭,在青少年時期從故鄉舉家搬到海牙,卻因無法適應新的生活環境而鬱鬱寡歡。20歲那年,范老闆聽信朋友大肆誇讚瑞典「什麼都好」,毅然決定遠赴北國。「其實那個朋友只在瑞典待了兩個禮拜,根本就在吹牛!」儘管發現當地生活並不像朋友所說那樣盡如人意,范老闆還是找了一份清洗窗戶的工作,暫且待了下來。「當時瑞典的薪水比荷蘭高很多啊。」范老闆坦率地說。

1980年代,時逢壯年的范老闆原本打算前往其他東南亞國家旅遊,卻在轉機途中臨時起意,決定要在台灣入境,萬萬沒想到此舉竟改變了他的一生。當年的台灣社會對於英語教師的需求很高,甚有路人一看到范老闆的外國面孔,便主動上前詢問能否教授英文,讓范老闆有了在此安身的經濟基礎,雖然礙於簽證限制必須經常離境,前後倒也待了四、五年之久。

【City to City 世界旅行家】飛越八千公里的好滋味:瑞典爺爺的中式素食餐廳
范老闆在名片上自封「豆腐大使(Ambassador of tofu)」。Photo credit ©花栗愷


難以忘懷的台菜滋味,讓他從饕客變身老闆

「台灣的素食真的很好吃。」談話之間,范老闆屢次大讚台灣素食。吃葷長大的他,雖然因為家裡的經濟狀況而未攝取很多肉品,卻也從來不覺得素食有多好吃。「西方素食的味道很單調,一直吃⋯⋯覺得很煩!」直到落腳台北,豐富的青菜種類與調味方式才讓范老闆對素食料理大為改觀,直到現在都還對當年造訪過的法華素食、鈺善閣等餐館如數家珍,「以前和平東路上還有一間湖南小餐館,店面小小的卻非常好吃,可惜現在已經沒開了。」

回到瑞典後,范老闆常用在台北購入的快速爐炒菜宴客,試著復刻自己在台灣嚐到的好味道。起初純屬興趣,直到某天有位吃素的朋友邀請他為40位派對賓客下廚,菜色大獲好評,「我才覺得—哇,我可能可以開餐廳喔!」范老闆笑著說。

【City to City 世界旅行家】飛越八千公里的好滋味:瑞典爺爺的中式素食餐廳
麻婆豆腐的滋味與賣相一樣出色。Photo credit ©花栗愷

1993年,「老外」餐廳正式開幕。當年瑞典的素食風氣並不盛行,很多人還不認識東方的合菜文化,也不懂得品嚐道地的中菜滋味,范老闆從只供應午餐做起,著實苦撐了一段時日。「有些西方人喜歡淋醬油配飯吃,本來我都堅持不准!後來比較隨和了啦,大家吃得開心就好。」范老闆笑道。幸好,隨著素食意識逐漸發展起來,「老外」餐廳的生意終於在近十年變得穩定,再加上漸有亞洲超市進駐瑞典,食材購置比起往年容易許多。

控制狂老闆,從調料到炒菜一手包辦

說到食材,范老闆可來勁了,相較於歐洲許多以韮蔥代替青蔥、雪莉酒代替米酒的中式餐館,「老外」餐廳不計成本地採用最對味的道地食材,並且自己研磨調料、獨家配製醬汁,甚至連工序複雜的黃豆素肉、不含蛋奶的純素冰淇淋都親力製作;所有料理都以購自台灣的炒鍋與爐子烹煮,全店未設微波爐,也不使用味精或罐頭,「罐頭食物的味道都『死掉了!』」范老闆傳神地形容道。

不難想像,對味道不願妥協的范老闆凡事喜歡親力親為,起初從備料到炒菜都是自己一手包辦,「我就是個控制狂。」范老闆笑著承認。不過,每天從早上七點忙到晚上十點的日子實在太累,范老闆終究還是聘請了幾名員工,至今年資多已超過二十年--這些范老闆口中所稱的「助手」絕大多數都是泰國人,負責煮飯、切菜、炒菜、洗碗、外場等技術工作,關鍵醬料的配方比例則由范老闆一人掌握。「他們常說我怎麼管那麼多!不像某些泰國老闆,只喜歡翹腳收錢。」在旁的助手們一知半解地含笑聽著,在廚房裡顯得相當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