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 to City 世界旅行家】來自非洲,卻征服全世界的神奇植物「可樂果」

非洲可樂果,不是你的童年可樂果

奈及利亞的年輕新銳作家奇戈契・歐比奧馬(Chigozie Obioma)在他的兩本小說《浮生釣手》和《邊緣人的合奏曲》中,巧妙的用虛構情節把現代非洲城市裡的生活描繪得寫實,同時又不失非洲的神祕色彩。在現代化的奈及利亞大都會中,老百姓的日常看似與我們並沒有太大的不同,在全球化浪潮之下,非洲獨有的文化一點一滴被封印起來,但並沒有消失,而會在不經意時,在生活的細微處、在畫面的某小角落,露出非洲這塊土地的獨特。

小說中提到主人翁知道家裡有重要朋友要來拜會時,趕緊去市場買可樂果(kola nuts)的段落,讓深深著迷非洲文化的我,會心一笑。這真的是西非獨有的場景呀!他們的可樂果,並不是我們在便利商店買到的那種零食,而是可樂樹的果實。可樂樹的樹幹和枝葉都很巨大,多數生長在中部非洲和南北洲的雨林區,乾燥的西非很少看到可樂樹,但可樂果倒是隨處可以買到。

【City to City 世界旅行家】來自非洲,卻征服全世界的神奇植物「可樂果」
非洲傳統市場的 kola nuts 攤販


想吃非洲可樂果,先磨練你的牙齒吧

可樂樹的果實摘取下來之後,剝開外殼就可以看到紅色的堅果,小顆的大約核桃一般大小,大顆的有手掌心那麼大,我看到的時候首先聯想到的是台灣寺廟裡的「擲筊」。可樂果掉到地上還真的會有清脆的聲音,因為它很硬。真的很硬,我試圖吃一口,但啃到牙齒都被染成紅色了,也只能咬一個小角下來,味道很澀很苦。我再也沒有嘗試過第二次,跟我們孰悉的堅果比起來,可樂果實在太難吃了,不但吃法困難,味道也很糟。

【City to City 世界旅行家】來自非洲,卻征服全世界的神奇植物「可樂果」
可樂果 kola nuts


比起傳統西點,可樂果才是非洲人最愛

但是西非當地人完全相反,他們真的很喜歡可樂果。在大城市裡面,無論你走進商家、事務所、政府機關,甚至是旅館,在入口處迎賓櫃台上放的,百分之八十就是—可樂果。在公車站等車的時候,小販走過來兜售的,也是可樂果,一顆大約新台幣五元,大概就類似台灣人吃口香糖的心情吧!有時與朋友約碰面,打聲招呼之後,對方也會從口袋裡撈出兩顆可樂果,一顆請你,一顆自己吃。西非當地最受歡迎的娛樂消遣,就是喜歡一夥人圍坐在樹下,中間放著一盤可樂果,一邊哈拉打屁聊是非,一邊啃果磨牙,消磨一整個下午。

【City to City 世界旅行家】來自非洲,卻征服全世界的神奇植物「可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