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Eskenazi秋季特展掃描

眼見宋瓷熱潮漸興、商周青銅市場浮現,重量級倫敦古董商埃斯肯納茲(Eskenazi)於今年11月第16屆倫敦亞洲週將推出兩個主題展覽,一是宋、金、明代的鈞窯瓷器,一是西周早期〈伯矩簋〉。這也是該商行擁有牛津大學英文學士和哈佛大學中國研究碩士學位、具有十餘年資歷的資深助理Sara Wang,於今年7月職掌公司之後的第一次特展。

因窯址於當年河南省禹州北門以內的鈞台附近而被命名的鈞窯,一向被稱為宋代(960~1279)五大窯之一,燒製時間漫長,從北宋(960~1127)末年直到明朝(1368~1644)。其為人所稱頌的美麗釉色──從經典的乳光天藍釉到各種丁香紫、葡萄紫、玫瑰紫,甚至綠色的色斑或色紋皆眩目奪人,一直受到中西藏家的青睞。此美麗釉色的奧祕則一直要到1970年代末期,才發現原來釉色中的藍色並非顏料造成,而實際上是一種光學效果。在燒製過程中,鈞釉分散成可造成光的散射的琉璃滴。當光線穿過這種「琉璃混合物」時,只有藍光被反射回來,使得鈞瓷呈現出淡淡的藍光。

倫敦Eskenazi秋季特展掃描

倫敦Eskenazi秋季特展掃描
11~12世紀的北宋〈六菱口盤〉,徑11.7厘米,河南省。

數件展出瓷器的出處,包括貝阿恩伯爵夫人Martine-Marie-Pol de Béhague(1869~1939),勳爵坎利夫(1899~1963),Brodie Lodge(1880~1967)和夫人Enid, Hans Popper(1904~1971)以及Arthur M. Sackler(1913~1987),皆甚具分量。這16件瓷器展示了鈞瓷在11~15世紀期間出現的各種器形和不同釉色,其中較早期的瓷器可能在當時歸貴族或富人所有,而幾個15世紀的較大型瓷器則確定是宮廷御製之用,在清代,鈞瓷已經是擁有300年歷史的古董。而當時宮廷中各式鈞釉花盆的受歡迎程度,也許可從它們在宮廷繪畫中的頻頻出現窺見一斑,這些鈞瓷曾陳列在紫禁城內的宮殿中。

埃斯肯納茲的展覽中包括了出自明代的四件花盆和一件長方花盆座,其中一件藍釉渣斗花盆上具清代銘文,說明了它在18世紀陳列於建福宮凝輝堂用,建福宮是1740年代早期由乾隆皇帝下令修建的一座新宮殿,位於紫禁城西北角,成為他休憩的場所,得以暫時遠離繁重的朝政和君主的責任。建福宮在1923年6月毀於一場大火,但在2005年時由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加以重建。

清代宮廷中對鈞瓷的推崇不僅是對其釉色的欣賞,同時也因為盆景藝術──在盆中製造微縮景觀的藝術風潮所致;盆栽微縮樹木和景觀的藝術或許起源於更早的朝代,但這門藝術在宋、明時期得到廣泛推廣,盆景樹木像古董和繪畫一般得到玩家的珍視,種植盆栽的過程也被看作是藝術的行為。

此次展覽中年代最早的瓷器之一,是一件11~12世紀的北宋〈六菱口盤〉(徑11.7厘米),灰胎,整器施以天青釉,盤內豎脊及盤緣處呈橄欖色,其細膩的釉色也許是鈞窯製瓷人受汝官窯影響的體現,而明顯的菱花口造形則顯然是借鑑當時的漆器和銀器樣式,精美小巧。

另一件年代較早的展品為12~13世紀金代〈天藍釉紫斑圓盤〉(徑11.7厘米),器身遍施天藍釉,盤緣接近橄欖色。盤內潑飾一抹混合李子色和淡綠色的淡紫色斑。運用紫色氧化銅色劑在傳統的藍色底色上潑飾色斑的做法,主要見於金朝時期(1115~1234)製作的鈞瓷。同樣來源於金朝,是一件13世紀的〈月白釉灰胎大碗〉(徑17.7厘米),碗底深,碗口為花瓣口。如今,達到此件尺寸大小的棱紋碗極為少有,甚至在博物館館藏中都很少見。

另一主題展聚焦於約公元前1050年~975年西周早期的〈伯矩簋〉(高28厘米、重4.5公斤),為近20年來現身市場最重要的商周青銅器之一,歷史價值遠超過埃斯肯納齊50年來所經手過的同類物件。簋乃青銅禮器中的重要食器,將簋製作成圓身方座造形則是西周早期的創造,〈伯矩簋〉造形奇特,通體布滿深淺浮雕之獸面紋飾,其中包括器腹兩面的大饕餮紋,座壁上似左右對望的饕餮紋以及器腹兩側的側面鳥紋。而真正使這件青銅器脫穎而出的,是器心的六字銘文「伯矩作寶尊彝」。伯即伯爵,伯矩是燕國的重臣,而燕國在西周是一個地理位置偏遠、但卻十分重要的侯國。伯矩生前似乎下令製作了一系列不同類型的青銅器,銘文中皆可見其名。目前在一些大型博物館館藏中,可見到伯矩所做的其他青銅器。

〈伯矩簋〉首見記載於1872年,在當時已被眾多藏家討論及高度評價。它曾先後被清代大收藏家王味雪和潘祖蔭(1830~1890)收藏。潘祖蔭是重要青銅器藏家之一,其藏品的大多數目前歸屬於上海博物館。〈伯矩簋〉相對近期的收藏家包括有沃爾特.赫希斯特塔。1993年以後,此器則一直屬於某私人收藏。它曾多次被文獻著作記錄,於2012年更是參展了倫敦皇家藝術學院舉辦學術品質極高的「青銅」大展。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