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周夢蝶 (1920.12.30-2014.05.01)、 李渝 (1944.01.23-2014.05.05) 這個五月太過漫長

會做「作家的反抗」專輯自然是因為前些日子反服貿學運的關係。因為這次議題牽連甚廣,包括了兩岸書籍通路與印刷業的互惠方式,恐怕有影響台灣未來出版與言論自由的疑慮,所以許多作家、編輯、出版人也紛紛投入這次的運動。不過我所謂的「投入」,並不表示大家有一致立場,文學圈子許久沒有大規模關於文學本身的深度論戰了,卻在這個主要屬於經濟、政治的貿易議題上,不管是自願或非自願,表態或未表態,彼此都不向對方屈服地激烈「反抗」著,沒有誰可以「代表」誰。稍微往後退一步看看,您一定可以看出有些人是為了既得利益,有些人是為了理念,有些是這邊為了理念,那邊又要兼顧利益。只是當我們從「反抗」的概念來解讀時,並不在於指出誰比較高尚或更具道德性,作家真正反抗的從來不是某種特定的理念,也不一定是既得利益,而應該有更高的、更抽象的、更原始的什麼在那裡等著他們達成,否則我們幹嘛浪費時間去讀他們的作品?我不知道您覺得那會是什麼,但卡繆則是這麼說的:「必須變得完全自由,使你的存在本身成為一種反抗,才是對付這不自由世界的唯一方式。」

作家有朝一日真的能變得完全自由嗎?我不知道,不過倒是別擔心沒有反抗的機會,反正這世界從來沒有自由過。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