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自己、相信主管,也讓自己值得主管信任

你聽過「偽惡」這個詞嗎?最簡單地解釋,偽惡就是「不怕被討厭」:表面上罵人毫不留情、脾氣暴躁又沒耐心,實際上卻是個工作能力強、刀子嘴豆腐心、有肩膀勇於承擔責任的人。

如果你的主管正是這樣的「偽惡者」,應該如何在對方底下做事?最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人,就是台北市政府市長辦公室主任蔡壁如。

突破舒適圈,成為多功人才

從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葉克膜團隊到台北市政府,蔡壁如與柯文哲共事超過20年,以「血滴子」一般的執行力使命必達,成為柯文哲不可或缺的左右手。

1992年,時任台大醫院外科部住院醫師的柯文哲,在恩師朱樹勳(現任亞東醫院院長)的建議下,全力研究外科重症醫學,自此開啟了他與蔡壁如(當時她在加護病房工作)的合作。隔年,柯文哲前往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進修,他在寫給蔡壁如的信中,叮嚀她學習護理以外的專長。

主管的一句或許有心無意的囑咐,蔡壁如竟認真去做了。在柯文哲回台之前,她陸續取得超音波技術員執照、血液透析證照,還在外科加護病房建立重症病患的血液透析系統。1994年6月起,她更與升任外科加護病房主任的柯文哲單打獨鬥三年,共同籌備、成立葉克膜小組。

「他(柯文哲)給我很大的空間發揮,也總能激發我的潛能,完成原本以為不可能的事,帶給我榮譽心和成就感。」這是蔡壁如在長年追隨柯文哲,處在人命關天的高壓環境中,始終沒有退縮的主因。

使命必達,從不說「這不干我的事」

回憶剛開始和柯文哲共事時,蔡壁如最常回他的一句話是「這樣是行不通的」,經常把柯文哲氣到要吃降血壓藥。
合作久了,多了認識與默契,蔡壁如開始會說「我想一想再回答你」。多年來,她從來沒說過的話就是「這不干我的事」。

舉凡柯文哲要在台大醫院推動任何可能有爭議、會引發反彈的政策,都是由蔡壁如擔負起溝通的角色。而主管對於她這個部屬也是全力相挺,即使其他單位常向柯文哲說蔡壁如的不是,他一概回答:「千里馬都是劣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