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教老師勇闖白色巨塔「病人就像調皮學生,耐心是最好的治療」──耕莘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陳一嘉專訪

醫生看過的病人,不計其數,要記得病人的臉,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能記得名字的,除非是老病人;如果看到臉,能想起名字,甚至連病人的症狀,都記得一清二楚的,這樣的醫生,在大醫院恐怕只是少數。

但耕莘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陳一嘉,就是這樣的少數。

採訪當天,採訪團隊和陳一嘉,約在新店耕莘醫院三樓的會議室,由於會議室的場景比較不適合拍照,攝影師建議移到其他樓層拍攝,陳一嘉、醫院公關、採訪團隊一行人,一起搭電梯從三樓移到五樓,再從五樓移到一樓,沿途遇到不少人,也遇到陳一嘉曾經看過的病人。

補教老師勇闖白色巨塔「病人就像調皮學生,耐心是最好的治療」──耕莘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陳一嘉專訪
正式坐下來採訪前,我們就遇到兩位陳一嘉的病人。一位是醫院志工,當時陳一嘉正在拍照,她看見陳一嘉,便主動打招呼,還告訴我,「陳一嘉是我的醫生,他人很好。」另一位是在醫院工作的修女,當時她和我們一起搭電梯,修女看起來怯生生的,陳一嘉對她說,「頭暈好點沒?要不要幫妳安排聽力檢查?」電梯瞬間變成診間。

後來我才知道,這位修女是中國籍。「她只來看過我門診一次,因為沒有健保,看醫生必須自費,所以初診的時候,我沒有直接幫她安排聽力檢查,先觀察一下,之後再安排。」只來看診過一次,陳一嘉對她的症狀,卻是倒背如流,記憶力相當驚人。

經過三小時的採訪,我才明白,陳一嘉並不是記性特別好,而是他「耐心無上限」;不過,說一位醫師很有耐心,似乎沒什麼稀奇,但陳一嘉的耐心程度,可是多到連病人「都快沒耐心了」。

看病前先做身家調查 這問題他初診一定問
到醫院看診,醫師一定會問「哪裡不舒服?」但除了這個問題,陳一嘉還會再問,「做什麼工作的?」

「我的病歷非常詳細,而且我一定會問病人的職業。一個人每天二十四小時,除了睡覺,工作占了非常大的時間,」陳一嘉說,除了家族病史,病人的職業是很重要的線索,「從職業推論疾病,通常有跡可循。」

工作型態影響生活作息,瞭解病人的生活,需要時間溝通,「如果只是看病,只要依照病人主述來診斷就好,」但陳一嘉不只看病,更看人,「我們要看『病人』,不是只看『病』,雖然疾病和症狀不外乎那些,但每個病人都是不一樣的,花時間和他們建立關係,才能更瞭解疾病背後真正的原因。」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