樣樣爭第一!韓國企業競爭手段強勢又激烈?

前年金融風暴時,盛傳韓國將再度破產,淪為「冰島第二」。最險惡時是○八年第四季,外資在極短的時間大舉撤出韓國,不但金融動盪,韓圜劇貶,政府短期外債高達一千八百億美元,出口與經濟成長率雙雙呈現負成長。

韓國財政部經濟政策主委尹琛源對《天下》描述,○九年一整年,李明博在青瓦台召開「戰時政策會議」(War room policy meeting),每週一次,從早上七點半到九點半,所有部會首長及相關主委參加,快速反應局勢。

韓國從一九九七年金融風暴學到,「政府不僅要注意經濟成長率,更要有降低經濟波動的危機管理能力,」參與戰時政策會議的尹琛源,○八年調回韓國前是派駐國際貨幣基金(IMF)韓國代表,是前途最被看好的政府官員之一。

尹琛源稱呼李明博「MB」(英文名縮寫),指出這位CEO總統,深入了解經濟的趨勢與運作,快速應變,立案管理。只花了三個季度,韓國經濟成長率就轉負為正。

李明博的經濟戰事管理戰略,首先是二○○八年到一○年,執行佔GDP六%的刺激方案,金額佔GDP的比例之高,全球除了沙烏地阿拉伯外,與中國大陸並列第二。政府刺激方案主要投入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剛好藉此調整韓國產業結構。○八年推出的十大綠色成長政策,詳列目標與數據,至今,仍由國務總理鄭雲燦執行與追蹤進度。

「其實各國都推出了大規模的國內財政刺激方案,差別不大,韓國的奏效是來自於快速的執行力,」韓國具經濟國際觀的前WTO秘書長金?壽分析。

除了政府之外,韓國經濟的最大貢獻是財閥,在九七風暴後去蕪存菁的韓國財團,比其他國家的企業更早從V型谷底反彈,並且趁勝追擊。

韓國企業最近在世界舞台獲勝的原因,摩根士丹利亞洲區主席史蒂芬.羅奇(Stephen S. Roach)撰文分析,韓圜貶值是有利因素,卻不是具有決定性的競爭因素,決勝關鍵還是十年來韓國的高研發投資比例,力求改善產品的品質與設計,以及逐年提升的韓國國家品牌,逐漸形成一股影響力。

韓國最具影響力的兩大工商團體:大韓商工會議所會長孫京植,與全國經濟人聯合會執行長鄭炳哲,兩位都是李明博所組成二十位「國家競爭力委員會」的代表成員,鄭炳哲曾是前任樂金電子CEO。綜合兩人分析韓國財閥的競爭優勢是,第一,多元化的產業結構已具世界競爭力。台灣大公司主要集中在電子資訊產業;韓國財團在造船、電子、鋼鐵、汽車、重工產業,都在世界名列前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