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成功者經驗!解構美英韓中模式,打造台灣專屬DNA

而這與只求自給自足的日本模式大相逕庭。

首先,南韓政府協助本土的生醫產業取得國際認證碼,達成拓展國際貿易的首要條件,傾全力幫助境內廠商打通關節;同時,南韓官方也認知到,要發展疫苗產業,光靠單一部會力量有限,於是也努力整合跨部會,有效結合外交、國貿、經濟機關等不同的政府部門,以打群架的模式,整合資源、協助廠商爭取外商訂單。

第二,由於歐美疫苗大廠以開發中國家為主要的外銷市場,面臨低價競爭模式時,南韓政府提供資金輔助,不讓廠商虧錢,更鼓勵創新,大力補助研發,同樣將攸關民生的重要藥品、疫苗,視為戰備物資,拉高挹注資源時的處理高度,有效整合。

第三,南韓在1997年成功爭取將「國際疫苗組織」(International Vaccine Institution, IVI)總部設在首都首爾。IVI是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於1992年倡議的國際機構,目的在協助國際生醫大廠因利潤太低,不願研發生產製造的藥品、疫苗(俗稱孤兒藥、孤兒疫苗),包括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均大方投入資金協助,南韓表達期望生產救援藥品的高度意願。

台北醫學大學全球衛生暨衛生安全博士學位學程教授蔡奉真指出,IVI總部設置在南韓之後,南韓政府開始接收援助藥品與疫苗的國際技術,承接孤兒藥品的生產業務,同時也將IVI設定為境內產業的國際發展目標之一,因為有了這些國際的技術,南韓的本土廠商將更能夠跨出國界,積極地進行國際參與,與國際接軌。

綜觀南韓的疫苗產業發展,不光只是投入資金,也同時注重國際接軌的細節,包括技術、生產,找到歐美大廠不願投注的國際救援藥品作為切入點,並爭取IVI總部設置,成功讓南韓生技產業重生。

疫苗成功者經驗!解構美英韓中模式,打造台灣專屬DNA
圖/南韓政府接收救援藥品國際技術,承接孤兒疫苗生產,有助本土產業升級。達志影像

中國模式〉內需先行、外交接棒,擺脫歐美束縛

2019年12月,新冠疫情在中國爆發,疫情慘重,當時位於武漢的病毒研究所,很短時間就從新冠肺炎患者身上分離出病毒株,同時進行病毒基因定序,與2003年的SARS疫情爆發時完全不同,中國已具有足夠的能量,直接公告基因序列。

2020年1月10日,武漢病毒研究所成功完成新冠肺炎病毒基因序列的完整定序。同月,英國《自然》(Nature)期刊刊登一篇文章,內容是新冠肺炎(純種)病毒的基因序列,引發全球注意,更讓當時不了解新冠病毒的國際疫苗廠商,得以改變氨基酸的序列,產生綜合抗體,提前設計出阻擋病毒的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