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島封面故事】英文老師的世界旅行,下一站是Teaching in 冰島


由於冰島人口數僅有34萬(還不到台灣人口的百分之二),加上冰島語本身的獨特性,翻譯成本相對高,所以冰島人很習慣以英文為主的娛樂方式。例如用Netflix追劇,台灣人往往要等到中文字幕加掛上去,但冰島人早已習慣聽英文不一定需要字幕。如果去到冰島的公園,那些15歲以下的孩童,可能都已經在用英文溝通。

很難記的冰島語vs.很好用的英文

冰島語是一個語法複雜、字源古老的語言,有的單字可以從拼法猜測單字的意思;有的單字,幾乎是一句話或一種感覺的縮寫,例如:

tölva=數字tala+女巫/先知völva =電腦
Gluggaveður=窗外的天氣看起來暖和地讓人想出去,但實際出去了卻還是又冷又有風

由於使用者少,科技產品像是語音助理Siri跟Alexa都不支援冰島語,Facebook、YouTube也以英文為主,習慣滑手機的社群世代,越來越理所當然地在生活中使用英文,眼見冰島語似乎要漸漸消失了,冰島大學教授Eiríkur Rögnvaldsson把這叫做“digital minoritisation”,主流的語言即將變成弱勢語言,媒體Quartz直接將冰島語標上瀕臨「數位絕種」(digital extinction)的語言之一。

北歐國家利用英文學習其他語言

北歐中除了冰島,芬蘭、丹麥人的英文也是名列前矛。儘管丹麥人會自嘲自己的口音,但在全世界英語能力評分中,口說部分丹麥還是拿下平均8.1/10的高分。他們說,看沒有字幕的YouTube跟Netflix,就有動力學習語言。

最近北歐有一些研究趨勢,認為英語有其他語言的教學潛力。丹麥語言學家Karsten Gramkow博士花了15年研究「綜合語言學習法」(CLIL),研究人如何用另一種語言處理新知識,例如用英文學數學。博士認為:「當你必須用另一種語言表達自己時,你會更認真學習這門語言,而且你實際上對數學也會更加熟練,因為你必須在認知上更深層次建立與數學相關的概念。」

另外一位研究學者Caroline Arp也做了類似的實驗。他邀請學生以另一種語言來思考學習英文跟法文,就像請很會講台語的人,用台語學英文一樣。在她的多語言教室中,她發現經常比較語言的孩子,他們更快學習到如何用語言「解碼」,這個過程讓他們的兩種語言能力都能顯著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