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島封面故事】WFH 在家工作進行式—消失中的辦公室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許多國家、企業強制員工在家工作、學生在家上課,省去通勤時間,終於可以一邊工作/上課又一邊陪伴家人、寵物,不過WFH真的有這麼美好嗎?它對於企業主和員工來說,都是一場大型的社會實驗。這次封面故事我 們分成三個層次:文化敏感度、關係與距離、溝通和語氣,看看WFH的理想狀態和真實樣貌差距又有多少?

#文化敏感度

全世界都從辦公室出走

工作搜尋引擎Adzuna分析全美450萬個刊登職缺後發現,從2017年起,遠距工作的職缺成長了270%。Adzuna共同創辦人Andrew Hunter直言,“The standard office-based job is increasingly a thing of the past.”

【英語島封面故事】WFH 在家工作進行式—消失中的辦公室
*以上數據綜合Owl Labs與The Predictive Index 2018年資料及其他媒體資訊


遠距辦公的social connection

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是 20 年的資深遠距工作者,他在接受專訪時表示,雖然現在大家都在討論「在家工作」,但是遠距工作者的辦公地點不一定是家裡,很多人也會選擇到咖啡廳或共同工作空間,就像身處多家公司之中,當身旁有各種不同人才,不僅會產生「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覺,休息時間更可以拓展人脈。

【英語島封面故事】WFH 在家工作進行式—消失中的辦公室
知名共同工作空間公司WeWork的新加坡據點

遠距工作或是 WFH(work from homw) 所代表的不僅僅是換個工作地點,更可以實現「全球化」概念,串連國際人才。以知名的個人部落格系統WordPress起家,並於2019年收購 Tumblr的網頁設計公司Automattic,公司成員共有 1,100人,分布在75個國家。創辦人之一 Matt Mullenweg 表示,大家不需要在同一間辦公室工作。如果員工需要去共同工作空間,他們提供每月約7500台幣的津貼,如果去咖啡廳呢?一樣公司為你買單。公司也提供員工最新的Apple設備,保障員工的辦公質量。

Automattic 成功地把不同空間的員工匯集在一起,加上暢通的溝通管道以及透明的管理架構,強調結果導向,是許多現在企業可參考的經營方式。

【英語島封面故事】WFH 在家工作進行式—消失中的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