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人生 陳念萱

面對自我與他人的真誠
《曼菲》

我以為,在這紀念曼菲的紀錄片裡,只是看見她的作品與創作過程,畢竟當事人已逝去多年,導演該如何詮釋她的奇幻人生?

第一次採訪陳懷恩導演是為了《練習曲》,他的滔滔不絕,讓我想起口若懸河的張懸,兩人都是很省力的自來水,完全不用費神發問,一小時能送給你五千字長稿,流暢得幾乎不必修稿,仿若他們用嘴就能寫給你。做為侯導的御用攝影師,陳懷恩掌握鏡頭的畫風,很生活,很融入,讓人忘記去猜測劇情的真假。

羅曼菲是我少女時代的傳奇,雖然她只長我三歲,然而羅曼菲三個字,彌天蓋地龐大得,仿若她長我三十歲。我們都曾師從當代舞蹈家劉鳳學老師,然而她是自願地熱愛,我則是被迫在寄宿學校裡受教,為了娛樂各國來訪貴賓們,幫學校教育基金募款。我仍從不情願裡慢慢愛上了舞蹈,因為劉鳳學老師總盯著我的駝背,雖害怕她的緊迫盯人,卻也因此汲取了她暖烘烘的教學熱情,將近半世紀的歲月過後,劉老師打拍子罵人的畫面,仍歷歷在目。據說劉老師在華興已放水,來之前被叮囑過,這裡的孩子需要溫暖,不能呵斥。上世紀的老師再兇,對於教學品質與學生的關注,全心全意,好似這樣便也對自己負責了。

她不僅是舞蹈家
更是教育家的典範

曼菲說:「是舞蹈選擇了我!」臺大外文系畢業,紐約大學舞蹈系碩士,三十二歲第一次呈現個人舞展,求學過程裡,學霸的天賦,讓她放下自幼熱愛的舞蹈。與之相反,我沒有舞蹈基礎,上中學才忽然遇見了劉鳳學老師,她曾拉著我嘆息:「手長腳長地長得好,可惜不是從小練舞,現在跳,遲了。」為我們這群半途出爐的硬骨頭學生,她必須絞盡腦汁編舞,才能瞞過國際外賓,以為這就是民族舞蹈的特色。猶記得學校經費不足,只能用走私貨櫃沒收的綢緞給我們做舞衣,笨重地穿上身,擺動越加困難,把劉老師氣得跳腳,卻莫可奈何,哇哇叫之後,又來撫慰我們:可憐的孩子!

是的,我在陳懷恩的《曼菲》裡,看見上一代為人師表的風範與率真,想起至今仍感恩的劉鳳學老師,以及三顧茅廬的江學珠校長和蔣宋美齡夫人,對於學子與教育品質,她們無所不用其極地發揮,幾乎做到了「學生至上」,而盡情包藏著濃烈的母性溫厚。

電影人生 陳念萱

在陳導大量資訊的剪接與採訪攝影裡,你終於發現,曼菲不僅僅是舞蹈家,更是教育家的典範,她疼愛學生的程度,遠遠超過她與閨蜜之間彼此疼愛憐惜的友誼。當然,你也會發現,如此美麗聰慧又豐富的女人,她的愛情呢?導演善意地回避了,唯有親情、友情與師生情,凝目濃密,毫無遲疑。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