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白玉熱賣.金銅佛市場穩健──倫敦2014春拍

甫於5月中旬結束的倫敦春拍,不論在拍品陣容或總成交金額(邦瀚斯855萬2950英鎊、佳士得795萬7575英鎊、蘇富比700萬2225英鎊)表現較上一季大幅衰退,顯示英國和歐洲地區面臨該地收藏日趨枯竭的窘境,不僅英國、歐洲或海外收藏專拍和專輯強度減弱,封面拍品的分量亦大幅降低,而預估價超過20萬英鎊的拍品多數流拍,以及雖然有物價不符的例子,但大多數一般水準的拍品不再像過去衝出超過行情的價錢,說明了買家的保守務實態度,也反應這一層次拍品的中國大陸買家市場支撐力的衰退。

各家拍賣公司的件數成交率與上一季表現略有消長,或增或減,幅度在一成左右,約在六、七成水準(邦瀚斯70.3%、佳士得62%、蘇富比61.5%),金額成交率的衰退程度與上一季相比約在一成之內(邦瀚斯73.46%、蘇富比74.9%、佳士得70%)。就拍品項目觀之,此季表現較優異的有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以及18世紀的官窯瓷器,紫檀和黃花梨材質的中國古典家具以及清代白玉等市場常勝軍,近幾年十分熱門的鎏金銅佛的演出則屬穩健,傑出的晚清官窯瓷器如此季的道光粉彩瓷器也有站上高價排行的機會。不過由於瓷器拍品強度不夠,所以拍出高價者多居排行的中後段位子,由玉器、家具、金銅佛名列前茅。宮廷藝術概念對拍賣價格助益仍十分顯著。

清代白玉,以能直接或間接證明為清宮所製,和來源清楚明確的佳品方能擠進高價排行。最具代表者為邦瀚斯編號182清乾隆〈白玉雕獸面紋雙筒形花插〉,具「大清乾隆仿古」隸書款,以近預估低標2.5倍的49萬4500英鎊成交,拔得此季頭籌。邦瀚斯編號205的18/19世紀〈青(白)玉雕佛像〉,48萬2500英鎊成交價約預估低標的2.4倍。具顯赫出處的一對蘇富比編號23的18世紀清〈白玉碗〉,拍出約預估低標三倍的45萬8500英鎊。邦瀚斯編號153的19世紀早期〈青玉雕漁夫童子〉,竟拍出預估低標30餘倍的21萬2500英鎊成交價。邦瀚斯編號170的17/18世紀〈白玉帶皮雕麒麟〉,18萬2500英鎊成交價也有預估低標的18倍之多。

鎏金銅佛方面,拍前強打的邦瀚斯「香港資深大律師清洪佛教藝術收藏」專拍,件數成交率表現有七成五之多,但普遍來說成交價表現上並不突出。成交價演出亮麗的有蘇富比編號92清康熙〈鎏金銅文殊菩薩坐像〉和編號93的16世紀明〈局部鎏金銅觀音菩薩坐像〉,前者以約預估低標5.7倍的17萬500英鎊拍出,後者則以近預估低標四倍的15萬8500英鎊成交,前者市場認知屬宮廷型制故而在成交價表現較工藝更佳的後者優。蘇富比編號88的17世紀〈鎏金銅觀音坐像〉儘管鎏金剝落且缺少底座,成交價仍高達26萬6500英鎊,約為預估低標的6.7倍。非鎏金銅佛的金漆瓷胎佛像──邦瀚斯「香港資深大律師清洪佛教藝術收藏」專拍編號346清〈漆金瓷釋迦牟尼佛〉,平預估價以24萬2500英鎊成交。

清代官窯瓷器拍出高價者品種多元,按照成交價高低依序為,蘇富比編號230清雍正〈青花礬紅水波雲龍紋折沿大盤〉,成交價為21萬8500英鎊。拍前主打的邦瀚斯編號84清乾隆〈御製粉彩雙龍桃蝠紋螭龍耳抱月瓶〉,成交價21萬8500英鎊。邦瀚斯編號63的18世紀〈青花龍紋缸〉,以逾預估低標13倍的20萬6500英鎊拍出。蘇富比編號106清雍正〈鬥彩纏枝花卉紋碗〉拍出於預估價18倍的18萬2500英鎊。拍前主打之邦瀚斯編號85清嘉慶〈御製珊瑚紅地描金纏枝蓮紋葫蘆瓶〉,17萬500英鎊的成交價約為預估低標5.7倍之多。佳士得「陸東(Andrew Look)道光瓷器收藏特輯」編號307清道光〈金地粉彩蝶戀花紋碗一對〉,以約預估低標10倍的15萬8500英鎊拍出。

佳士得封面拍品編號391的19世紀清〈粉彩四季花卉紋蓋罐一對〉,14萬6500英鎊的成交價為預估低標14倍多。蘇富比編號112清康熙〈素三彩瑞果暗刻龍紋盤一對〉,以逾預估低標約2.4倍的14萬6500英鎊拍出。佳士得C. Philip Cardeiro收藏專拍編號94的18世紀〈粉彩花卉紋圖盤一對〉,以預估低標近十倍的14萬6500英鎊成交。邦瀚斯編號28清乾隆〈仿哥釉八卦紋琮式瓶〉,13萬4500英鎊成交價約為預估低標4.5倍。佳士得C. Philip Cardeiro收藏專拍編號100清康熙〈郎窯紅釉觀音尊〉,以約預估低標4.7倍的11萬6500英鎊成交。佳士得編號294清雍正〈黃地青花把蓮紋折沿盤〉,11萬6500英鎊成交價約近預估低標三倍。佳士得「陸東先生珍藏御製道光瓷器」專輯,40件成交32件,成交者多平預估價售出,少數幾件以高於預估價成交。蘇富比封面拍品編號116清乾隆〈粉彩白地軋道蝶戀花紋橄欖瓶〉,原預估價20萬~30萬英鎊,未受市場肯定,遭到流拍命運。

古典家具高價成交的有,佳士得編號472的17世紀明〈黃花梨五屏風式鏡台〉,以預估低標約8.4倍的33萬8500英鎊成交。蘇富比編號37的18世紀清〈紫檀夔龍花卉卷草紋香几〉,29萬500英鎊成交價約預估低標5倍。邦瀚斯編號347的17世紀明〈黃花梨圓角櫃〉,平預估價以24萬2500英鎊成交。佳士得編號124的18/19世紀〈紫檀拐子龍紋扶手椅一對〉,成交價15萬8500英鎊。佳士得編號122的18/19世紀〈紫檀拐子龍壽紋寶座〉,成交價11萬500英鎊。拍前強打明星──邦瀚斯封面拍品編號88清嘉慶〈御製黃花梨嵌粉彩山水人物圖瓷板屏風十二扇〉,預估價80萬~120萬英鎊,但未受買家青睞而流標。佳士得編號474的17世紀明〈黃花梨翹頭案〉,預估價20萬~30萬英鎊,也未能拍出。

書畫方面,以佳士得編號466清末民國〈瑤池獻壽圖〉表現最令人吃驚,45萬8500英鎊成交價高達預估低標45.85倍。成交價表現不惡的還有佳士得編號460傅抱石〈峽江帆影〉,成交價19萬4500英鎊。

清宮白玉熱賣.金銅佛市場穩健──倫敦2014春拍

清宮白玉熱賣.金銅佛市場穩健──倫敦2014春拍
邦瀚斯「香港資深大律師清洪佛教藝術收藏」專拍編號346清〈漆金瓷釋迦牟尼佛〉,以24萬2500英鎊成交。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