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回應這個版本的終結?Arthur Danto逝世

如何回應這個版本的終結?Arthur Danto逝世

如何回應這個版本的終結?Arthur Danto逝世
丹托(Arthur C. Danto)於展覽「藝術家在現場」(The Artist is Present)展覽中,與藝術家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對望。

曾提出「藝術世界」(artworld)這一概念做為重新定義藝術的方式;為徹底解放當代藝術,而在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之後重提「藝術終結」(The End of Art)(嚴格地說,應該是「屬於藝術史的藝術之終結」),長年任教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國際重要藝術哲學家丹托(Arthur C. Danto)於今年10月逝世(1924-2013)。關於藝術哲學,丹托不僅著作甚豐、論點獨到,更重要的是其寫作往往都擁有影響與改變現實的能力,從1997年出版的《在藝術終結之後》(After the End of Art)、2003年的《美的濫用》(The Abuse of Beauty)乃至今年才出版的《何謂藝術》(What Art is)。不僅其著作幾乎是所有藝術專業者的必讀書單,許多他提出關鍵字,如今都已成為藝術社群的基本認識與溝通語言。甚至其所描述的「藝術世界」毫無疑問地正標示著此時此刻筆者與讀者(您)之間的關係。無論關於「終結」有多少種說法與可能性,什麼樣的語言可以回應這個版本的終結說?又有誰能夠說出這樣的語言呢?(文/吳樹安.圖/The New York Times)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