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設計藝術展

今年,米蘭三年展中心與義大利經典鐘錶品牌沛納海合作,推出《設計時間,時間設計》藝術展,邀請Damien Hirst、Patricia Urquiola等近80組設計師、藝術家團隊重新轉譯、探討時間與設計、生命的哲學命題。

約翰藍儂曾說,「當你在享受浪費時間時,就不是浪費時間」(Time you enjoy wasting is not wasted time)。人真的如此恐懼於時間流逝嗎?如果沒有藍儂當頭棒喝,我們或許仍像工廠運作的機具,低吼著巨獸聲24小時不斷運行,只為獲得最高產量,失去思考及生活的留白。

時間的設計藝術展
正在米蘭三年展中心(La Triennale di Milano,義大利)展出的設計展《O’Clock – time design, design time》。(圖片提供/PANERAI)


今年年底義大利著名設計博物館米蘭三年展中心(La Triennale di Milano),與義大利經典鐘錶沛納海(PANERAI)一同合作,展出《O'Clock:Time Design,Design Time》,邀請獲得1995年Turner藝術大奬,英國當代前衛藝術家Damien Hirst、當代最重要的女設計師Patricia Urquiola、設計Knotted Chair的Marcel Wanders及Maarten Baas等近80組團隊,藉由藝術家、設計師細緻的觀察與天馬行空的創意,從「時間測量」、「時間旅行」及「表現時間」三個主軸切入,辯證時間與人、社會及工業設計等深刻議題,以及除了傳統數字呈現外,時間還能以什麼形式再現。

美麗的沛納海向日葵/Damin Hirst

時間的設計藝術展
總是困惑於生命有限性的英國當代藝術家Damin Hirst,在〈自然歷史〉(Natural History)中將動物屍體浸泡於甲醛溶液中;〈獻給上帝之愛〉(For the Love of God)將真人的骷髏頭,鑲滿了鑽石,以死亡對應浮華,以有限對立永恆,充滿著衝突與諷刺。但在這次的作品中,卻充滿了暖心的溫柔,他將沛納海經典的錶盤拿掉指針,錯落排列在旋轉畫中,象徵著時間已死,基督即將到臨,永恆將要到來了嗎?

時鐘和時鐘/Human Since 1982</font></b>

時間的設計藝術展
該用什麼呈現出你我所看見的時間?Human Since 1982心想,不如就用時間表現時間吧,有什麼比自己再現自己更純粹呢?遠看只是平凡無奇的數位數字,如手上緊縛著的電子腕錶,無生命的警惕著我們時間的經過。但近看卻發現,這些數字是由24組的正方形指標時鐘所組成,透過鐘面的時針、分針轉動,呈現了你我所看見的時間。

跑!快跑!/Patricia Urquio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