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愛台灣的呂秀蓮

答:早期的台灣陷入族群的困惑(台灣出生、大陸出來),這次,我們討論這項弱勢經濟者與社會福利等事件,我認為,這些問題已經產生出階級的危機意識(軍公教、農勞工),這些現象都需要全面性來檢討。

2000年,我跟阿扁總統上任初期,發現薪水高於一般薪資水平,我們立即喊出「薪水減半」等改革,8年下來我為國庫省下大約4,000萬元的支出。很可惜的是,當時沒有一起檢討其他部會首長、軍公教族群等改制,光是我們兩人帶頭,是起不了作用的。

有了先前的失敗案子,這次經過不斷深思,日前,我就率先提出「放棄」提領年終獎金,不到48小時後,行政院立刻拍板定案,取消退休軍公教領取高額年終慰問金,替國庫省下180億元支出,雖然不能說是我的功勞,至少我勇敢提到了歷任卸任正副總統不敢面對的問題。

為了維持公平正義等原則,我呼籲這些退休正副總統、府院高層等人,共同一起出來號召參與改革,這樣才有助於推動社會改革,這就是我常說的「道德勇氣」。

問:常深入底層,哪些問題值得省思?

答:擔任8年的副總統,從國安紀錄可以發現,我至少環繞台灣369個鄉鎮市區好幾圈,下鄉視察超過5,000人次,沒有人能比我更瞭解台灣、更熟悉民眾的想法,老實說台灣人真的很「古意」(憨厚之意),你讓他們知道政府做不到,民眾真的可以諒解,最怕的就是,你自以為很了解基層,其實並不是真正瞭解。此外,人民在乎的就是一個「誠信」問題,政治人物要「誠而有信」。

計畫「登陸」 循連戰模式進行?

問:如何看待中國崛起?

答:近年來,中國崛起是眾人所見的,也是世界各國肯定,這點我可以認同。不過,以中國地大物博人多的根本條件,早該富強了。

但身為台灣人,千萬不要小看台灣的發展性,我們也曾創造出經濟、民主奇蹟等,至於我從1970年就開始推動的兩性平等,在亞洲地區也是數一數二的成功,所以台灣經常在不可能中創造出一些可能性,舉例來說,我就常看到學生們到世界各地比賽,不管任何競賽中,都可以拿到很好的成績,這也是我如同前述所言的「柔性國力」,所以千萬不要對台灣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