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愛台灣的呂秀蓮

問:跟中國相比,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有哪些優勢?

答:我對於台灣的文化創意相當有信心,2000年提出了「柔性國力」大致上分為「人權」、「民主」、「和平」、「愛心」、「科技」,看到年輕一代台灣人的創意十足,我覺得應該把「文化」也列入其中;何謂台灣的文化,就是融合,我不諱言說有中華文化,但其中也不是一成不變的中華文化,這文化後續也納入了美國、日本等特性,因此,我可以說,台灣的文化是很多元,既是傳統也是現代、同時是東方也有西方元素。

舉例來說,我就感受到台灣的小吃如此美味,在外國人眼裡,也是這樣認為,某種程度來說,這就是祖先留下來的智慧。此外,我經常帶團出國參訪,我們會利用傳統的布料,設計出具有台灣特色的團體服裝,在世界各場合中,受到熱烈地鼓勵,也讓我們深感驕傲。

問:未來有計畫「登陸」嗎?

答:這是一個老問題,最近幾年一直被媒體追問。我因具備多重身分,又是唯一擔任過8年副總統的人,我沒有反對去中國大陸訪問,但是希望中國可以尊重我的身分,否則我大可不去。

舉例來說,連戰主席曾以副總統的身分參訪中國,受到相當規格接待,我的要求不多,但總不能低於他吧!我在1990年曾去過中國,也感受到對方的良性互動,「往後,若有機會再次到訪中國,我還是非常講究以副總統身分、對等性前往,這樣才會有意義」。

問:如何看待前行政院長謝長廷日前參訪中國等行程?

答:現階段來看,謝院長具備多重政治「高度」的角色,他曾經擔任過立委、黨主席、高雄市長、行政院長、以及競選過台灣正、副總統參選人,這樣的經歷和身分在兩黨中並不多見,對於這次他用「台灣維新基金會董事長」職稱參訪,我認為謝院長應該有所堅持相對的身分,講究相對的規格,可惜了!

再以連戰主席為例,他當過黨主席、行政院長、競選過台灣正、副總統參選人,這樣的從政經歷也與謝院長相符合,大陸如此高規格款待連主席,再從這次謝院長的行程來對比,我個人認為,真的非常不尊重謝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