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假的?〈功甫帖〉遭專家質疑

「蘇軾謹奉別功甫奉議」,北宋蘇軾拜別友人郭祥正,近千年後,2013年9月中國藏家劉益謙在紐約蘇富比以822.9萬美元拍下此作,即著名的蘇軾〈功甫帖〉,而它竟是偽帖?

從晚清到民初,可有不少書畫鑑定大師曾寓目此件劉益謙拍得的〈功甫帖〉,此本後即有晚清著名學者翁方綱的長跋,內容詳考郭祥正的仕途以及與蘇軾的交誼,並將此帖定為熙寧四、五年(1071、1072),蘇軾36、37歲之作,翁氏讚為「神采奕奕,照映古今」,推崇備至。其後晚清李佐賢《書畫鑑影》、民國張珩《張蔥玉日記.詩稿》及徐邦達《古書畫過眼要錄》也都對此本有很高的評價。

真的?假的?〈功甫帖〉遭專家質疑

真的?假的?〈功甫帖〉遭專家質疑
2013年9月中國藏家劉益謙在紐約蘇富比以822.9萬美元高價拍下的蘇軾〈功甫帖〉。

2013年12月21日,中國多家報紙、網路新聞載上海博物館鍾銀蘭、單國霖與凌利中三位專家不只質疑此〈功甫帖〉為「雙勾填墨」摹本,更直指其鉤摹自晚清鮑漱芳輯刻的《安素軒石刻》中收錄的蘇軾〈功甫帖〉,製作時間可定於道光四年(1820)至同治十年(1871)間。「雙勾填墨」,即將紙覆在法書上以極細的線條勾摹出字跡輪廓,再以濃墨填滿,在缺乏照相複製技術的古代,為最能忠實複製法書的方法,自唐代以來便十分盛行,如現藏於北京故宮的神龍本〈蘭亭序〉即是為目前學界相信最接近王羲之原作、製作相當精良的唐摹本。但這樣的作法也使得鉤摹出的墨蹟邊緣會留下細線,墨色也會有不自然的現象,成為鑑定時追逐的蛛絲馬跡。上述專家羅列出三大證據:一、石刻特質明顯,由於石刻拓本為法書上石後再經刊刻、拓印而成,刻工、拓印和裝裱的技巧會影響拓本,而與原來的法帖不同,此〈功甫帖〉即流露出這樣的特質,且品質較《安素軒石刻》來得差;二、印鑑除「許漢卿鑑藏印」外皆為偽印,最顯著的是諸方不同年代的印鑑竟然都有相同色澤,此外騎縫章「世家」係翻刻《安素軒石刻》,也未鈐蓋在騎縫上;三、作偽手法與同曾為許漢卿收藏的蘇軾〈劉錫敕〉偽本的手法相似。上博專家詳細的報告內容將於近日公布。

劉益謙對上博的異議說到:「這本身也是件好事情,也有助於還原一個歷史的本來面目。」劉氏獲知訊息後已在第一時間聯繫蘇富比,若證實上博專家所言屬實,可能與蘇富比交涉甚至退貨,而〈功甫帖〉是否會如期在上海龍美術館開幕時展出,則要視後續發展而定。蘇富比方面,不但中國古代書畫部主管張榮德表示「〈功甫帖〉毫無疑問是真蹟」,將會對上博的報告提出回應,亞洲區總裁程壽康也為此成立特別小組,承諾組織全球專家鑑定,若結論與上博專家相同,蘇富比將會妥善處理後續事宜。

不僅〈功甫帖〉可能為偽帖引起廣大的關注,作為中國國家單位的上博罕見地對市場拍品提出質疑,也引發了熱烈的討論。除了等待上博公布報告,若可將〈功甫帖〉進行精密的科學檢測、會同全球專家進行討論,或能使情況漸趨明朗。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