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日本筆墨畫大師

篠田桃紅(1913-2021),當代日本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日前以107歲去世,她把古老傳統的書法和當代抽象藝術結合,變成她的獨特風格。1983年TIME雜誌稱,她的開創性成就可與畢卡索媲美。她的畫作被歐美各大美術館、高端收藏家、日本皇室收藏。
篠田桃紅出生於滿洲國大連,兩歲時全家搬回日本。她的父親是富裕的紡織商人,喜歡中國的書法、水墨畫、詩。
「我生長在傳統的書香之家,」她說,「從小就知道我要成為藝術家。」
她六歲開始學習書法,歷程長而嚴格,一筆一畫必須完美。但十多歲時,她已開始覺得數千年歷史的書法已無法滿足她的藝術渴望。她試著走出自己的路。
「書法就像一隻狗被一條繩子綁在一根柱子,活動範圍被繩子的長度限制,」她說。她開始改變漢字書法的傳統形式,例如「川」字,她不願受限於三條線,「我要用更多的線來表現水的活力,」她說,「我要找到新的呈現方式。我要畫出無數的水平線,伸向永恆。」後來,一位藝評家說,篠田桃紅活化了一個光榮的傳統。
二次大戰期間,她搬到富士山腳一處鄉間,以書法作品交換生活所需。1940年,26歲的她開了第一次畫展。1945年,她開始嘗試抽象手法。1954年,她的作品在紐約現代美術館展示,名氣開始擴展到國際。1956年,她去紐約待了兩年,接觸到抽象畫大師Jackson Pollock、Mark Rothko、Robert Motherwell,他們的作品啟發而且影響了她的創作之路。
她的畫作,基本上只有黑色,但它的色譜是無限的,偶爾也會出現棕褐色、淡藍色,以及醒目的赤紅橫紋,有一大片留白,她的筆觸要展現的是大自然的影像和生命力。
她以自身的藝術天賦,去想像和解釋大自然的種種,而創造出原創的抽象作品。她說:「我的心中會浮現一些形式,味道,徐風,暴風雨……流動的空氣,我跳動的心。我試著捕捉這些模糊的、稍縱即逝的影像,把它們變成鮮明的形式。」但她也謙虛地說,她至今尚無法在自己的作品中找到一條十全十美的線條。
篠田桃紅不畫具像。「你已經看到實物了,我何必再畫一次呢?」她說。「任何實物都比畫更美。舉例來說,你不論怎麼畫,都比不上富士山本身的美。」
藝評家說,她的作品「典雅,簡約,非常、非常氣定神閒」。「全部都是黑白兩色,但你感受到的卻是五彩繽紛的衝擊」。
她的作畫工具:毛筆、和紙、古墨,都是購自銀座鳩居堂(1663年創立),她喜歡300年前的古墨。她的一生就在墨汁、毛筆、和紙中打轉,但她卻不受限於它們的範圍,也不會被困在其中。她的力量就從深黑、淺黑、粗筆、細筆的筆觸展現出來。
「黑墨可以看成是任何顏色,從鮮紅到淺藍,」她說,「但有些人可以看到海洋,有些人看到天空。」她也說:「我和墨一起變老,被它迷惑,被它操縱,但從未中斷關係。」
「墨水落在紙上,迅速被紙張吸收,因此必須一氣呵成,」她說,「在落筆之前,我心中必須有定案,因為事後一筆都無法修改。一幅畫就這樣從筆尖跳出來。」
60年代開始,她創作板畫、壁畫,也有一些展示在公共空間,最著名的是1974年放在東京增上寺那幅長達95呎的壁畫。100歲時,她發表了一幅長達194公分的鉅作。
篠田桃紅的家族,與日本三代皇室都有交情。天皇伉儷曾數次出席她的畫展。皇室的餐廳展出一幅她的畫作。
終生未婚的篠田桃紅,於2015年出版自傳《103歲的領悟》,成為暢銷書。2016年,日本郵局以她的肖像發行一枚郵票,這是唯一日本人在世時就有的榮耀。但其他任何獎項,她都拒絕接受,她曾拒收一家報社要頒給她的一項頭銜,以及100萬日幣。生前,她也不喜歡人家稱她為日本活國寶。

這個月起,講義滿34歲了。我們懷著感恩之心,感謝所有支持講義的朋友,也承諾會盡全力把講義辦得精彩。

別人教你賺錢,講義教你幸福。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