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三十

十九世紀末英國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因與道格拉斯爵士(Alfred Douglas)一段同性戀情而被打入大牢,王爾德兩年後出獄,自我流放到法國,最後落魄潦倒,死在巴黎。這位愛爾蘭籍的文學才子、舉世聞名的劇作家,因「不敢說出名字的愛」(The love that dare not speak its name.)而遭到英國社會的唾棄迫害,蒙羞以終。「The love that dare not speak its name.」是詩人爵士道格拉斯的一句詩。王爾德在法庭上為「不敢說出名字的愛」滔滔雄辯,他宣稱他與道格拉斯這份愛情,有例可循︰聖經中大衛(David)與約拿單(Jonathan)生死不渝的同性情誼,柏拉圖的哲學亦是根植於這種感情。米開朗基羅與莎士比亞的十四行情詩,更是歌頌人類這項至高無上的精神境界。王爾德說完,法庭上旁聽者,一片喝彩。但維多利亞時代的道德觀卻容不下王爾德這種離經叛道的行為。英國是一個性道德極端保守的國家,十六世紀便有懲罰同性戀的法律。王爾德一案,使得英國社會的恐同症變本加厲,英國一些同性戀人士紛紛逃往歐陸。一直到六十多年後,1967年,英國法律才將同性戀除罪化。而要等到二十一世紀,2013年,英國才終於通過同性婚姻法,承認同性戀在家庭倫理上的合法地位。這也是近年來,世界各地同性戀人士爭取平權運動的結果。夏威夷剛通過同性婚姻法,這是美國第十六州。看樣子,這個爭取人權的運動,波瀾壯闊,世界大勢所趨,已無法阻擋了。這也是近世紀以來,人類共同追求的理想︰人生而平等。天主教會反對同性戀最激烈,有人問教宗方濟對同性戀的看法,教宗回答︰如果一個同性戀者他虔誠敬愛上帝,我又憑什麼批判他呢?這才是宗教眾生平等的精神。
《孽子》小說出版於1983年,當時台灣社會仍相當保守,同性戀議題還是一項禁忌。我撰寫《孽子》只憑一個信念︰文學寫的是人性人情,同性戀既是人性的一部分,同性之間的情誼,很自然的,也可成為小說的題材。《孽子》寫完以後,我發覺這部小說的主題,其實寫的是「家」,寫一群「徬徨街頭,無所依歸」的孩子,被父親攆出家門,被社會遺棄放逐後,他們重新尋找「家」的一段滄桑史。這個「家」是精神上的,亦是現實生活的,但不同於一般家庭,家中成員父子兄弟的關係並非基於血緣,而是憑藉同性之間的情誼,互相取暖,相濡以沫。這是一幅孽子們失樂園後,尋找救贖的流離圖,這是一闋大悲咒,為這群孽子的苦難劫運默默唸誦,上達天聽。孽子們狂熱企圖重建的「家」,是他們那慌張動盪的心靈,得以暫且安息的唯一所在。晚清陳森所著的《品花寶鑑》是中國文學史上一部寫同性戀的重要小說作品,描繪士子與伶人交往的社會風情。中國古代社會對待同性戀一向不似西方偏激,並無嚴刑峻法懲罰同性戀行為。明清兩朝,士紳階級竟有公開接受同性戀的時期,《紅樓夢》中,寫到寧國府賈敬身亡,治喪期間賈府子弟賈珍等人居然公然召相公入府陪酒作樂。《品花寶鑑》就是在那樣比較寬容的社會傳統下產生的,不自覺的把士紳蓄養優伶寫成「雅事」。但二十世紀民國以後,由於受到西方基督教以及西方醫學的影響,中國社會對同性戀的態度亦隨之轉變,將同性戀視為「罪惡」、「變態行為」。「文革期間」甚至把同性戀者當作精神病患,關進精神病院,這亦是因襲蘇聯共產的作法。
一直要到1980年代,《孽子》的出現,《品花寶鑑》的傳統又得以在台灣延續,中間已經隔了上百年了。這也標示台灣社會開始走向民主多元。此後有關同性戀議題的文學作品,如雨後春筍,遍地開花,朱天文、凌煙的小說並獲百萬大
獎,接著吳繼文、邱妙津、陳雪、舞鶴等人相繼推出傑出優秀長篇小說。
同時台灣的影視界也開了閘,1986年《孽子》改編為電影,由虞戡平執導,那是台灣第一部以同性戀為題材的電影,雖然當時台灣的電檢處,將這部電影有些片段不由分說的剪掉了。此後,有關同性戀議題的台灣影視作品,紛紛上演,蔚為潮流,李安、蔡明亮,各有佳作。2003年,《孽子》改編成電視劇,由曹瑞原執導,公視一連重播五次,這部八點檔的連續劇,對台灣社會產生了重大影響,
同性戀者的人倫問題,頭一次在螢屏上進到許許多多的普通家庭裡,引起家長們對於這個問題的思考。
是由於文學影視所謂「軟實力」的啟蒙,台灣的同志平權運動得以大步邁進,台北變成亞洲對同志最友善的城市,每年台北同志遊行,由數百暴長成數萬人,亞洲各國的同志們,爭相飛往台北參加台灣的同志平權運動,一切已經國際化了。而今年2013年,台灣的同志平權運動,因為「多元家庭法」在立法院引起的爭端,更進一步,為了爭取「同性戀者婚姻」立法通過,走上街頭,同時也引來各方反對團體,造成兩軍對峙,雙方展開了激烈的爭辯。因此,台灣的同志平權運動,終於加入了世界的潮流。此刻世界各地同性戀者爭取婚姻合法的運動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這是世界的同性戀者對於人權平等進一步的要求。組織家庭是人類最原始最基本的欲望,同性戀者亦不例外。
《孽子》小說出版迄今三十年,明年2014年春天,《孽子》即將改成舞台劇,仍由曹瑞原執導,作為國家劇院國際藝術節的開鑼戲。正值「多元家庭」、「同性婚姻」成為台灣社會公共辯論議題之時刻,《孽子》搬上舞台,更具特殊意義,我們翹首以待。

《孽子》三十
前期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