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作家王溢嘉》人生總有意外驚喜

王溢嘉自臺大醫學系畢業後,未走入醫療領域,而是專職寫作,成為作家。他的著作曾獲《中國時報》開卷年度十大好書、《聯合報》讀書人年度推薦書,多篇文章也被選入國中、高中、大專院校國文教科書中。《蟲洞書簡》、《青春第二課》等勵志書籍,讓他成為青少年的人生導師。回顧人生,他幽默的說,原先對生涯並未設定目標,因此不管從事哪一行,都不算迷路……

「你畢業後要當醫生嗎?」如果問一個臺大醫學系的學生這個問題,似乎不太合乎常理,但當王溢嘉快從臺大醫學系畢業時,真的有人問他這問題。他笑說當時的自己在旁人眼中,應該是個滿荒謬的人。
王溢嘉曾經想過畢業後當精神科醫師,可惜名額已滿,他只能選擇耳鼻喉科。從小到大志願當一個知識分子的他,想像書生一樣,讀書跟寫文章,如果當了耳鼻喉科醫師,往後30年只能天天幫病人看耳、鼻、喉,這跟自己期許的知識分子形象差太多,於是放棄從醫這條路。
大學時,王溢嘉曾出版一本散文集《霧之男》,當時並沒有出版社協助,僅透過朋友在臺大及輔大等地銷售,結果三個月竟賣了2000本,這個經驗給了他很大的鼓舞,讓他相信可以靠寫作來維生。

自覺對醫學系有虧欠

創辦《健康世界》來補償

雖然沒有當醫生,但醫學教育對王溢嘉有深刻的影響。他覺得「在醫師的養成過程中,醫學系的學生享有特權,踰越了人生某個範疇,可盜取生命的祕密,所以醫師必需為這些付出許諾。這也是為什麼當一個電機工程師不用宣誓,而當醫師卻需要宣誓。」他對於自己讀完醫學系卻沒當醫師有點罪惡感,因此,1976年《健康世界》雜誌成立,剛好提供他一個機會,償還欠醫學的債。
1975年6月,王溢嘉從臺大醫學系畢業,隔年一月《健康世界》雜誌創刊。他解釋,當年臺大醫師有出版一本《當代醫學》月刊,不過《當代醫學》雜誌是給醫學院的學生看的,內容較專業及艱深,而《健康世界》是給一般民眾看的。
在40多年前的台灣,民眾能獲得保健知識的管道,沒有現在這麼多。王溢嘉想透過寫文章傳播醫學知識,因而投入《健康世界》雜誌的創刊。

不假他人之手

出版社就是個人天地

1982年,當《健康世界》雜誌上軌道後,王溢嘉另外創辦了《心靈雜誌》,專寫跟心理層面相關的文章。而這本雜誌幾乎是他一人獨立完成,6年下來,總共出了76期,每月寫10篇文章,總共寫了759篇,累計了200多萬字。
他怕溝通很麻煩,所以沒有僱用任何員工,除了文章是自己寫之外,所有瑣事,包括打字、排版、校對、作稿、完稿、印刷、郵寄、訂戶整理等,都是他與太太兩人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