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文創 是國家的一個大騙局

台灣在國際上拼命得獎,但市場上知名的品牌商品哪一樣出自台灣創作之手?iPhone?hTC?全都不是。我們看到的是禮盒變得更漂亮、手繪作品更精緻,但這些都是農業時期就有的內容,只是隨著時代進步演進罷了。小吃仍僅停於「平價美食」,卻無發展出菜系文化,這就是所有的台灣文化,非常窄小。

台灣文創要拿什麼與國際市場拼?

既然談產業,市場設定在哪裡?國內目前沒有什麼文創公司,就連頂尖的林懷民、魏德聖也還是屬於工作室,台灣若想以工作室拓展海外市場,根本沒法競爭發展。「文創從經營策略到組織,一個公司組織結構或市場行銷企劃策略都沒有,要拿什麼與國際市場打?這場荒謬劇還要演多久?」李天鐸問道。

對現今在設計方面仍懷抱許多理想與熱情的莘莘學子們,李天鐸說:「叫他們去流落街頭吧!畫畫小筆記本也許還能闖出自己的路。」但創意這塊真的能不能夠讓他們吃得飽,生活得下去?大家都很迷惘。十幾年前情況是如此,而今也是如此,政府似乎一直在空轉。

韓國重點發展「影視、電玩」進軍國際,單單《大長今》周邊經濟效益就超過了台幣九百億元;日本鎖定文化產業發展目標,以「動漫」帶動周邊經濟,廣義的動漫產業早已占GDP超過一○%;英國創意產業不但僅次於金融業,就業人口還是第一大,創一年超過約新台幣一千七百億的產值,居全球之冠。

從國外發展文化創意產業振興國內經濟的例子,我們看到了什麼啟示?過去,台灣文創產業政策推動,將重心放在由上而下,以政府拔尖推動的力量,但張光民建議台北市長郝龍斌,應由下而上,推動創意產業,將政策融入設計概念,落實於社會群眾,讓市民感受到設計帶來的改變,在這樣的概念推動下,台北市今年成功地申辦到二○一六世界設計之都。

張光民說:「沒有產業基地很難產業化,」政府應依據表演團體的級別建立基地,平日可以做排演或小型演出,給它們屬於自己真正的舞台,不僅能讓更多民眾認識台灣文化,產業也得以自給自足,價值才能隨之延伸出來。

台灣文創產業喊的響亮,實際的作為與成效又可曾被好好地檢視過?李國修的戲劇、林懷民的舞蹈有興趣者不多,更何況法藍瓷和琉璃,可能僅是上等人士的愛好,升斗小民碰觸過的也不多,但黃色小鴨一來,大家歡欣鼓舞,睜眼見證,它所發揮的文創軟實力與療癒經濟學,給台灣重重敲了一記悶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