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國教教出流星花園F4

請鬼拿藥單 誰在捉弄教改?

教育制度一直改,台灣想學外國的教育方式,卻不管教育成效與適不適合台灣,「吃這山,望那山」的結果讓教育體制變的混亂又複雜。莊淇銘直批李遠哲二十年前錯誤地推動「廣設大學」政策,導致人才素質漸趨低落,博士生滿街跑,月薪卻僅止於二十二K。

更可怕的是「重通才、輕技職」的思維嚴重破壞了台灣高低桿的平衡,一席「讓高職成為歷史名詞」,將技職教育打入地獄,原本應供應中小企業的技術人士無以為繼,大部分年輕人陷入「高不成、低不就」窘境,這些難道不是捧著西方寶典照抄的教改人士惹的禍?

日前有媒體請來四位曾任教育部長的官員談台灣教育改革,他們多半是現任教育委員,專門督導教育體制內容,諷刺的是,所檢討的都是他們在任職部長期間執行政策所衍生出來的問題與現象。莊淇銘笑說:「今天教育出問題都是這些人造成的啊!請鬼拿藥單,是頭殼壞掉嗎」?

如果教改讓整個社會朝好的面向提升,大家都樂意配合,但教育的核心內容不能變。

今天私校為何興盛?不是因為私校主動去爭取機會,而是公立學校把機會拱手讓人,如果連義務教育都讓家長負擔如此沉重,更遑論其他教育投資了。

錯誤的政策也能有應變方式

「規劃十二年國教的人完全不了解社會的變遷!」莊淇銘開玩笑地說,在台灣,許多人的教育思維還停留在工業社會DOS版;填鴨式的教育,讀書為了考試,考完就丟還給老師,要改變的是將這個版本變成WINDOWS。

工業社會教育最重要的是拿到文憑。如何拿到文憑?就是透過考試,考完丟還給老師沒關係,因為學分累積的文憑會保護你,但現在文憑怎麼保護你?連大學教授都要被停聘解聘,文憑只是基本條件,現在看的是能力。

「政府替私校將本來是公立學校的學生趕來,」莊淇銘指其中暗藏著許多商機,而推這些政策的官員都知道會有這成果。馬總統要推十二年國教,卻相當不清楚內容,而底下的人為了想求政治發展,只要上面交代做的,就埋頭遵守,才會造成歷史上空前絕後的錯誤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