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貿區上路了 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該如何應戰?

九月二十九日,「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掛牌,主打金融及服務貿易,整個上海浦東熱熱鬧鬧,民眾擠破頭想要一窺究竟,甚至連前百大企業都早已被先行註冊,這裡是全球的一塊大餅,人人覬覦著。而在二○一一年提出,台灣相同概念的「自由經濟示範區」,還卡在第一階段,就算成功推動,又是否能成為台灣經濟的救命丹,仍是一堆問號!

大陸自貿區開放 台灣是競爭抑或對接?

這是大陸第二波改革開放,喊出的改革紅利相當誘人,這也將是大陸的一個重大實驗,成功了將推到全中國。

最讓人吸睛的的是,它採取負面表列方式,只要不是禁止項目都可以進入,並且大幅度解放人民幣限制,從三月李克強提出設立中國自貿區,到九月揭牌上路,只有短短半年的時間,大陸展現的決心,絕對是這次自貿區備受關注的主要原因。
而這個可能造成新一波錢潮的新世界,距離台灣一千五百公里,與其有著類似概念的是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推出的是六港一空,放寬過去限制的法規、提供過去沒有的優惠、增加人流、物流、金流…

同樣發展自由貿易,大陸擁有台灣所沒有的龐大腹地、廣大的內需,最重要的是,它是全世界都想要來的市場。不管台灣擁有多大的競爭力,它都是一塊外資絕對會投資的區域,那,這時候的台灣究竟會不會受到威脅?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史惠慈認為,大陸的市場那麼大,台灣不可能能夠取代它,但台灣的優勢是在於,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能吸引一部分的人到台灣來投資。舉例來說,台灣可以利用《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爭取到外資來台設立公司再轉進大陸做獨資,或者台灣的醫療設備與素質比大陸好,也能吸引到一部分想要的投資。

台灣經濟研究院博士呂曜志則表示,洋山港吞吐量要做到世界最大轉口港新加坡的兩倍,確實對台灣會有壓力,然而大陸就是未來最大的市場,物流的生意只會越來越好,若持續開放下去,改革紅利也會越來越多,台灣的港口只能想辦法找到利基點與洋山港合作,找到新的合作定位,維持一定的能量。

而關於自貿區最大亮點的金融解禁、人民幣國際化,史惠慈認為,目前看到的措施並沒有人民幣國際化,基本上做的仍是設立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而這些台灣早就已經在做,即便在上海金融自由化走得非常快的情況下,大陸本土金融監管和內部的金融監理仍是問題,上海能夠找到它應有的地位,但是香港新加坡不會一時被取代,台灣金融業就端看能不能搶到利基的切入點。

龐大貿易組織包圍 台灣所面臨的經濟困境

除了上海自貿區所產生的威脅,台灣更面臨著一個重大危機,那就是全球最大的的區域經貿組織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正包圍著台灣,這個組織的成員國有美國、墨西哥、加拿大、智利、祕魯、汶萊、紐西蘭、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韓國則正在申請中,成員國GDP的總和占全球年經濟產值近四○%,更預計在二○一五年,將會員國關稅全面降到零,而台灣卻被孤立在外。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