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黃惠如

誠實是找尋
我是誰的快樂

讓自己回到「不傷害」的生活,放鬆才能聽見自己的聲音。

十八年的時光,初生嬰兒可以長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或翩翩少年。黃惠如離開待了十八年的公司,卸下名片上的雜誌總編輯頭銜。只帶著「自己」,隻身一人到北印度上瑜伽課拿到師資執照,又接著到南印度自助旅行,回來後把過程寫成一本書分享,也成為瑜伽老師。

這個一連串的意外變動,讓身邊的人都為之驚訝,然而黃惠如卻告訴我們:「我本來就沒有想過要出書,就如同我沒有要去印度、沒有要參加瑜伽師資班、沒有想過要當瑜伽老師、也沒有想過要離職,所有事情都沒有在計畫裡面。」一切就像是跟著內心出現的聲音走。

為什麼要把你的能量
都放在準備不好的事情發生

從一間條件很好的公司請辭,已經讓許多人佩服這個放棄的勇氣。沒想到離職後的下一站,就挑戰女生自助旅行的高級班「印度」。

聽到這個決定,大家幾乎都會問「難道不會害怕嗎?」黃惠如笑著說:「其實我並不是一點也不怕,我也是一個很膽小的人,所以所有能找到的資料都要讀過,也帶了具有最詳細街道地圖的日文資料。雖然害怕,但既然決定了就出發。」就像過去在雜誌工作採訪時,就算做好萬全的準備,也會遇到各種無法掌握的突發狀況,確定所有自己可掌握的事前工作已經做到極致,其他就到時候再隨機應變。

這個事事都想要掌握、想要控制的習慣,即便到了北印度的瑜伽聖地瑞詩凱詩,在每天從早到晚規律又密集的課程中,黃惠如還是會擠出短暫的休息時間,到圖書室去確認每天的電子郵件,和微弱的網路訊號奮戰。

同學忍不住笑著問她:「都來到印度了,為什麼每天還要收信。」黃惠如當時回答:「就算不能控制,我也要知道。」除了是過去工作上怕失控的不安感制約,自己的個性或許也占了一大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