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黃惠如

連當地阿育吠陀醫師,在看診把脈後也告訴她:「我們的能量應該要用來準備好的事情發生,你為什麼要把你的能量,都放在準備不好的事情發生?」

單純的快樂
可以沒有任何原因

談起工作上無論什麼事都想要精準掌握的態度,黃惠如散發精明幹練的眼神;然而提到在印度山洞遇到的苦行僧,要大家靜坐後回答「我是誰」的那段過程,她卻瞬間紅了鼻頭,眼淚也跟著落下來。心情比較平復後,又靦腆地跟我們說,每一次跟朋友分享、甚至是上廣播節目時,提到這一段過程,總會忍不住觸動情緒,就像回到在印度的當下心情。

當時在山洞靜坐、梵唱的過程中,黃惠如還沒向苦行僧開口詢問自己的問題,內心就聽到自己的答案。離開山洞的路程,大家靜靜地走著,淚水卻默默湧出,不是因為傷心難過,而是從未體驗過的、深刻存在內在的快樂。

原本預備好的問題「我下一步該怎麼走?」依然是想精準掌握的心念,然而聽到內心給的答案是「自己要把這種單純的快樂寫出來,分享給大家」時,她領悟了這個書寫,是分享這段自己走過的旅程,不是告訴別人怎麼做,是一種放手的練習,才決定把這段旅程寫成書出版,也希望讀者可以開始出發,走向自己的旅程。

練習放鬆
為簡單歡呼

從一開始出發到印度,都還是事事想要掌握的狀態。後來慢慢在瑜伽課程的過程中,學著練習放鬆。回到真正該有什麼、就有什麼反應的狀態。就像小孩子一樣,肚子餓了期待每一餐的食物,能夠沒有形象顧慮地為每一次的食物歡呼,生活
中每一個簡單的小事,都可以讓自己很快樂。

「人在放鬆的時候,很難假裝。」黃惠如也建議,想要回到最天真的狀態,看到誠實的自己,就從「今天的緊繃跟疲勞不要留到明天」開始。現在晚上回到家,黃惠如會做一點簡單的伸展,或是睡前讓自己有一些簡單的放鬆儀式。

黃惠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