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的歲月靜好

感恩疫情期間,讓我終於體會了「靜」

兩年前退休後,似乎並沒有結束忙亂的生活,朋友的邀約聚會反而增加許多,也礙於友誼交情難以拒絕。直到進入疫情期間,反而有更多的時間和妻子在家喝喝咖啡泡泡茶。近兩日大雨,隔著雨霧的窗看著後院的小菜園,妻子淡淡的一句:「這就是歲月靜好啊。」也讓我感慨萬千。
少年時不識愁滋味,讀到胡蘭成與張愛玲的愛情故事,曾經羨慕他們婚書上寫的「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直到出了社會面對現實環境,才知道「靜好」這兩個字有多麼艱難。
由於家境不好,大學畢業服役後就進入職場,雖然是經濟系畢業但我並沒有選擇進入八○年代最夯的金融業,而選擇了自己喜歡的新聞工作擔任財經記者。在那個年代,記者的待遇還算不錯,但卻是非常忙碌,白天要跑線採訪參加各單位的記者會,還要設法挖掘獨家新聞,晚上就是回到報社寫稿的時間。當時還沒有電腦與網路,稿件撰述與傳輸都必須一步步完成,工作異常忙碌、緊張,幾乎沒有周末假期可言。「靜好」二字,離我非常遙遠。
認識妻子後,工作也從緊張的記者轉換跑道成安穩的教書生涯,家中經濟生活也稍有改善。然而由於任教領域不同,妻子選擇在南部大學任教,而我則留在北部照顧寡居的母親,兩人就這樣相隔兩地整整十四年,各自在自己教學領域忙碌,直到母親往生後,我選擇到南部大學教書,夫妻才有機會好好相處。
雖然同在南部大學教書,但還是分居臺南、高雄兩地,而我還要身兼行政工作,兩人只有假日時才有機會相處,只是假日往往是我休息充電的時候,有時為了學校事務還必須參與一些活動與聚會。多年的新聞工作與教學生涯,雖然讓我們經濟生活無虞,但生活品質還是難稱得上個「好」字,更遑論「靜」呢。
兩年前在工作三十年後,和妻子討論許久決定提前退休,希望有時間享受靜謐的退休生涯,也希望能到世界各國走走,實踐年輕時未能完成的夢。退休後決定到潮州定居,同時買了一塊小農地,體驗小農自給自足的生活,打拚了大半輩子再也不必為經濟生活煩憂,少年夫妻終於老來相伴,這樣的生活也還算得上個「好」字吧。
只是多年行政工作加上我個性好動又愛交友,即使退休還是有很多朋友邀約。去年中旬,臺灣疫情比較穩定,雖然無法出國旅遊,但不時和朋友到外島及臺灣各地旅遊,老朋友之間的聚餐邀約也從不間斷。妻子偶有抱怨,總覺得退休後就可以過著兩人世界,但實際上她常常和兩隻貓守著小小家園。
今年五月中旬,臺灣疫情急轉直下,各地管制嚴格,尤其是室內餐飲活動幾乎中止,朋友的邀約也逐漸暫停、取消。剛開始個性外向的我非常不適應,只好把精力放在家裏一片小小的菜園,慢慢地整地開始種些瓜果蔬菜,滿足長期吃素的妻子。一段時間後,好動的我也慢慢適應這種沒有喧譁的日子,農忙之餘慢慢拿起塵封已久的書籍,泡壺好茶細細品味這種恬淡生活。
六月後是屏東的雨季,連綿大雨往往持續十多天,而今年的雨季又特別綿密,窗外的落雨聲不斷,鋁門窗上黏滿了珍珠般的水霧,田裏到處積水也無法耕作,連兩隻貓也都懶懶地窩在沙發享受雨季的時光。我坐在窗前吧檯,喝著東山咖啡,翻閱蔣勳老師的《捨得,捨不得》,妻子一面泡茶一面逗弄著兩隻貓,淡淡的一句:「這就是歲月靜好啊。」我終於體會了這個「靜」字。
靜,不只是外在環境的寂靜,更是內心牽絆的放下。感恩疫情期間讓我體會著「靜」字,也有時間細細品味「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