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 宋睿祥的回家之旅

曾經他以為只有流浪,才能尋得人生的真義。直到他去內戰頻仍的葉門從事醫療救援,飛彈從頭上呼嘯而過,處理血肉糢糊的病人,他開始感到自己的渺小,卻也終於找到了「回家」的鑰匙。

第一次聽到宋醫師從葉門行醫回來,正在寫《回家的路,是這樣走的》,我直覺地對這位「老醫師」肅然起敬。

後來見到年輕帥氣的宋睿祥本尊,很難將他跟賴比瑞亞、葉門的苦難連結起來。他是台灣第一位無國界醫生。

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大學之前的宋睿祥就跟所有學生一樣,讀書、考試、升學。大二那年的大體解剖實驗,看著大體老師從福馬林池裡被撈出來,他相當震驚。

他想知道這位冰冷的阿婆去了哪裡?是不是有一天他也會只剩下冰冷的軀殼。

宋睿祥開始覺得,人生應該過得不一樣。他不願只為了追隨主流價值而活,他想擺脫普遍的社會價值──當名醫、擁有高社經地位。

參加無國界醫生組織之前,他曾花了一年時間,在歐洲、西藏、尼泊爾,獨自背著行囊四處流浪。旅途中,他找尋生命的答案,也希望培養面對人生的勇氣。

最深刻的經驗是與其他三人搭車前往西藏,半夜裡,車子就在荒原拋錨,當時滿天星斗、四下無人,只能捲起袖管開始修車。宋睿祥深覺旅程中所遭遇的困難是很現實的,如果問題沒有解決,就無法前行,就到不了目的地。「旅行給我最大的資產,就是我學會解決問題,看事情變得很實際,因為行不行得通,結果會告訴你。」

旅行也讓他開闊了視野。他常遇到其他國家的旅人,他們的國家非常鼓勵年輕人到各地流浪,這種過程會培養創造力,和面對未知狀況的應變能力。這絕對不是學校教育與書本裡面可以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