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偉,我沒有哭

《康健》資深撰述王梅,曾幫廣告教父孫大偉出書《該生素質太差》,以及多次採訪報導。就連大偉想要將來葬身何處,都是王梅寫《跟親愛的說再見》一書時,他親口說出的心願,從拉拉山的樹下改到清境農場的杜鵑花下。
面對好友驟逝,王梅最後一次寫孫大偉。這一次,是關於大偉教給她的幾件事。
* * *
「大偉,我沒有哭。」

2010年11月7日,台灣廣告界人稱「教父」、「才子」、「頑童」的孫大偉以58歲盛年離開人世,成為轟動媒體的新聞。隔天,我到中部出差,坐在南下的高鐵一路回想和大偉20多年的互動,心有所悟寫下了這句話。

奧美整合行銷集團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莊淑芬和孫大偉情同姊弟,她很精準地形容大偉,「崛起於廣告界,影響力卻超越廣告界,他是台灣的英雄,他的離去更是台灣的損失。」

我和大偉因為多次採訪工作而熟識,曾經共同完成《該生素質太差》與《老男人與老男孩》兩書,以及數十篇報導,有4~5年時間因為必須密集工作,和大偉來往頻繁,與他的家人與身邊同事也相當熟稔。

大偉為人四海,交遊廣闊,從市井小民、販夫走卒、高官要員到企業老闆,到處都有他的好朋友。身為大偉的朋友之一,老實說,我有很深沈的失落感,彷彿生命裡「空掉了一塊」。但我反覆咀嚼,大偉這一生活得淋漓盡致,痛快精彩,沒有白來一趟,很少有人像他這樣的際遇,我應該替他感到高興,實在不應該掉淚。

永不浪費生命

大偉教給我的第一件事,他熱血沸騰,永不浪費生命,做事永遠都是打前鋒、帶頭衝。他一共經歷3家廣告公司──奧美、汎太、偉太,早從在奧美時代,他就經常帶著工作夥伴南征北討,抓蝦、摸魚、追趕流星雨。我也曾經跟著「大偉幫」一起加入過幾場「戰役」,遠征福壽山、清境農場、馬祖、台東等地,曾在淒風苦雨中遇到大霧,飛機被迫折返,改搭夜船上岸,印象依舊深刻鮮明。

他可以盡情嬉戲玩耍,但也頭腦冷靜,做任何計劃都會先沙盤推演,盯緊每一個細節。舉例來說,2002年他去參加鐵人三項,2006年騎自行車環島,事前都花了相當長的時間縝密規劃,包括勘查路線、體能訓練、行程分配,絕不貿然行事。他一生都在努力「拚執行」,一貫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廣告拚在執行」,意思是說,光是有好點子有什麼用,不把它執行出來就是白搭。

一般人都以為孫大偉天生就是做廣告的好手,其實,他高中留級,大學落榜3次,換過很多工作,最後瞎打誤撞才進入廣告業,不到幾年光景就從小文案爬升到創意總監,那是因為他在背後付出加倍的努力。(精采完整內文請見《康健雜誌》145期,http://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index.jsp?id=7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