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當代建築演進四部曲──阮慶岳的新中國建築觀點

後京奧時代,要預測中國當代建築未來式,得先回顧過去20多年來,中國現代建築到底經歷了怎樣的一個轉變與發展。元智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系主任阮慶岳教授,提出了幾個觀點。

《觀點1:海歸派》
將建築從國家體制中解放出來
中國現代建築的起跑,在於政經結構的轉變。
90年代前的中國,建築由政府主導,大型案子全由中央建築設計研究院掌舵,但90年代後,經濟起飛,資本主義蔓延,民間案子大增,恰好這時改革開放後首批赴美留學、以張永和為代表的建築人「海歸」了,加上城市快速發展鋪陳出許多個人事務所,開發商以及私人建案因此捨棄僵化的國家設計院,從民間去挖掘適合的設計團隊。
在這樣的背景下,阮慶岳認為:「張永和的影響大概從20年前開始,他把中國現代建築既有的模式從國家體制中解放出來。」
1992年回大陸後,張永和成立了第一家個人事務所,開始以「非常建築」的概念實踐建築理念。他開創出許多第一:第一個將美國建築教育體制引入中國,也是第一位在威尼斯雙年展上展出的中國建築師,甚至跨足設計服飾、家居用品,導入西方商業設計的概念。張永和闢出了一條新路,大約十年後,另一批海歸派建築師,像是馬清運、朱锫、王昀,以及本土派的劉家琨等人也投入這個模式,爆發出個人經營的事務所一面倒、頂替國家建築事務所的現象。
「當時優秀的建築師都不願意進入國家系統,只願進入個人事務所,國家設計體系搖搖欲墜,直到北京奧運才出現轉變。」

《觀點2:全球化》
京奧 釀出建築競技場
2008年的京奧和2010年的上海世博,讓中國成了全球建築師的競技場,也引進大量外國公司。但依照規定,國外的建築師進來,必須與官方建築事務所合作,而這種國外明星建築師搭配國內建築師合作的模式,意外地讓國家設計院起死回生。
「京奧的重要性,在於它在中國中央內部產生一個辯證效應。引進外國建築大師、介紹他們作品,最重要的不在於推銷給世界,而是推銷給全中國人民,讓一般老百姓接受像鳥巢、水立方、中央電視台這類現代建築,也等於宣示了這就是未來的房子。」阮慶岳認為,它等同於對國際宣告中國建築已經進程,宣告中國的當代建築長得跟世界先進國家一樣;另一方面,它也在引導一般百姓對未來住家、城市的想像,是整個心理層次的扭轉。這場辯證同時也是全球化和本土派間的辯證,透過京奧,全球化路線全面取勝。

《觀點3:本土派》
斷垣殘壁中、尋找自我定位與反省
中國建築現代化的進程,其實就是一場到底要追求全球化、還是該尋求自我的辯證!「90年代之後,海歸派、本土派兩條路線就同時存在著。若說海歸派以張永和為代表,那本土派的代表就屬2012年獲得普利茲克建築獎的王澍、以及在成都的劉家琨。」
90年代前期,中國對國外思潮一片嚮往,帶回西方觀點的海歸派因此掌握了主導權;但到了21世紀初,情況產生變化,國外展覽開始進來邀展,國際雜誌也開始對中國建築產生興趣,但海歸派的設計和西方太像,於是國外建築界、媒體、評論把目光放到本土派上,王澍、劉家琨等人漸受關注,而海歸派也慢慢意識到在向國際推銷作品時必須提出本土思維,因此也開始調整路線,和本土派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雖然北京奧運和上海世博觸發了中國對全球化的渴望,但也因為政府為了讓城市快速現代化、急著拆掉舊建築,刺激出了建築界另一股反動的力量。在民間一片呼籲保留北京舊胡同、悼念上海石庫門的聲音中,王澍這類以舊建築材料和元素、作為設計思維的建築師,備受國際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