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文創 是國家的一個大騙局

當全國都在為小鴨來台鼓舞叫好的同時,此舉正狠狠甩了近年台灣力推的文化創意產業一巴掌;推動文創產業近十一年,也是時候該好好檢討其效益,否則光喊著年產值約新台幣六千多億,人民卻很無感,恐怕也只是黃粱一夢。

黃色小鴨大展文創力 龍應台慚愧

搞文創 是國家的一個大騙局
台灣創意設計中心總顧問張光民表示,沒有產業基地很難產業化,應給表演藝術團體屬於自己真正的舞台。(魏嘉儀/攝影)

台灣掀起黃色小鴨熱潮,不僅吸引百萬人次的觀光人潮,各式各樣的周邊商品也賣到翻掉,創意與商機應運而生,整個台灣似乎都因這隻小鴨而動起來了!一場搶鴨大戰在各縣市間開始廝殺爭奪,也暴露出政府單位欠缺創意又想「撿便宜」追求政績的心態。
有人會好奇,「不過就是一隻陪小朋友洗澎澎的塑膠鴨子,為何會有如此大的魅力?」的確,霍夫曼不是黃色小鴨的原創者,但他把小鴨變成了巨大、並且在各個港口中優游地展出,從材質布料的選擇、充氣方法到維持浮水平衡力等技術,卻是來自他的創意,再冠上傳遞愛與和平信念的包裝,可說是全世界都買單。

即便小鴨很多人都會製造,但這個巨鴨獨門生意卻只屬於霍夫曼,從日常生活裡一件平凡的小東西做發想,結合美學與科技,就能製造超過好幾千倍的利潤。連文化部長龍應台看到小鴨的巨大成功也不禁感嘆:「身為文化部長不免慚愧,」心想假如黃色小鴨創意是來自台灣人的創作「該有多好」。

國外把黃色小鴨搞興盛,台灣就跟著風潮走,搞半天還是和二十年前看到外國東西一來就跟著哈一樣,變成了至今的文創結果。「台灣的文創產業到底在哪裡,起來到哪裡?」小鴨是現成的成品,能最快引起熱潮,但也很快就退潮,如同葡式蛋塔旋風,「熱鬧有餘,煙硝滿天」,煙硝內沒實體,完了就雲散。

產值倒退嚕 政府憑什麼繪製神話大餅?

二○○二年,政府開始推動「發展文化創意產業計畫」,預期二○一三年媒體總產值成長二○%以上,海外的獲利更提高三倍以上。這股被視為第四波經濟動力的概念,目的是期待透過文化創意產業之開拓,結合人文與經濟,發展出兼顧文化積累與經濟效益的產業。

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教授李天鐸怒批:「推動十一年,文創發展就是一團混亂!」以六大旗艦計畫中最具產業實質的音樂產業為例,產值一路下滑,之前高達百億的產值,至今連十億都不到。二○一○年台灣音樂實體銷售總額僅剩全盛時期的一二%,兩年後更只有七%,四大龍頭音樂公司,也早已將重心移向深不見底的大陸市場。

紅及一時,青春記憶根植於台灣的小虎隊,多年後第一次「合體」,舞台竟不是台灣,而是對岸中央電視的春節晚會。之後他們是否每年都會再合體演出,持續成為大陸的話題。台灣音樂產業產值下降不說,居然連文化記憶都可以移民他鄉,落地開花,李天鐸嘆:「真叫人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