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大師陳正雄 畫出一首首快樂頌

陳正雄,是現代抽象繪畫的先驅,也將抽象藝術的種子散播在台灣的土地上。六十年來辛勤耕耘,從摸索、體會、創新到成熟,彷彿一首生命奔放的樂章,在畫布上聽到和諧的共鳴。近來陳正雄結合中國書藝和數位概念的突破之作,更兩度蟬連「佛羅倫斯國際當代藝術雙年展」最高榮譽「終生藝術成就獎」與「偉大的羅廉佐」國際藝術金獎章,成功用他神奇的畫筆與世界接軌。

早年即顯天分 從具像邁入抽象

正如所有的大畫家一樣,台灣抽象派大師級人物陳正雄,經常是許多藝評文章的評論對象,有人稱他為台灣抽象繪畫的推手、教父、代言人或色彩魔術師,倍受中外藝壇之肯定,其中尤其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是,歷年來應邀參加巴黎著名的「五月沙龍展」,與其他兩位也獲邀參展的畫家趙無極(一九二一~二○一三)與朱德群,被視為對於抽象表現主義歷史貢獻最大的三位華人現代畫家,而陳正雄卻是當中唯一未曾遷居西方、也是最為年輕的一人。

抽象大師陳正雄 畫出一首首快樂頌
直至今日陳正雄仍沉浸於藝術創作領域裡不斷耕耘,是一位每天自我創新的抽象畫代言人。(彭級鋒/攝影)

陳正雄自許說道:「藝術不是短程衝刺,它是馬拉松。」一人一生能夠在藝術創作的道路上,孜孜不倦地奮鬥六十餘年,是何等的艱辛與難得的成就!回顧陳正雄逾半世紀的抽象繪畫創作與理論研究之路程,他即以早慧的驚人藝術天分贏在這場馬拉松的起跑點上。

一九三五年生於台北的陳正雄,十七歲時即入台灣著名的寫實派大師李石樵門下研習素描,他回憶說:「李教授原來只收大學美術系或是在台灣已有一些知名度的畫家,我屬他的破例之一。」事實證明,李石樵並無錯過陳正雄早年即顯露的非凡天才,以擅畫氣氛陰沉的瓶花而贏得多項全國性的大獎。

一路走來,陳正雄的繪畫創作一直沒有中斷,直至二十三歲那年,出現了他一生中最大的轉捩點!在他拜讀了抽象畫開山鼻祖康定斯基的原文經典名作《論藝術的精神性》之後,才恍然大悟:「藝術除了我在台灣看見的寫實風格之外,尚有抽象領域。」同時也從國外雜誌知道西方早在一九一○年就有純粹的抽象畫出現,「從野獸派、立體派逐漸演變為抽象畫的美術史看來,足見其發展趨勢」。

在興味驅使下,陳正雄開始大量閱讀這方面的外籍書籍,遇到問題就問他的老師李石樵,「不過,幾次下來都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我才知道老一代完全沒有接觸,只能自己尋找答案,」幾經摸索思考後,他認為抽象畫像音樂一樣不依附自然,更純粹、更自由、也更具有精神性,進而發現自己真正想走的路,「抽象畫比具象畫更有意義」!

華麗色彩型塑造型世界

過去中國山水畫也有大筆揮灑,幾乎類似抽象畫的往例,而在台灣,其他畫家也曾設法要把老祖宗的畫風加以現代化;但是陳正雄卻選擇走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自一九五八年起,他已展開極強烈的暗示性畫風,直接切入純抽象的概念,他笑著分享道:「在大揮彩筆下,圖形的範圍則不受布邊的限制,世界已沒有什麼地平線了,房屋與風景也因眼不見而心不煩了!」論恣意厚塗顏料的抽象畫,陳正雄在故鄉台灣算是開路先鋒,也無人可望其項背。

正當六○年代跨入七○年代之際,較高的彩度開始顯現在陳正雄的畫作上,分別完成於一九六八年與一九六九年的兩幅畫,稱為《起飛》,因為他的抽象色彩圖形,似乎也突然間漂浮在太空中,不受畫面的束縛,成了陳正雄作品在當時的標誌,而其召喚的色調,在陳正雄繪畫生涯中也曾一再加以交替使用。而《起飛》這個畫題更不禁令人想到正當他走上國際舞台受到肯定的日子,因為就在此時,陳正雄在東京的保羅畫廊舉辦其在日本的首次個展,另外受邀與其他現代畫家在耶魯大學、南韓及紐西蘭的世界繪畫博覽會中展出,並在比利時、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希臘、盧森堡與馬爾地夫等地做巡迴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