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故事銀飾 偶像劇飾品的原產地

目前「Story+故事銀飾」網站上的客製化服務主要為模組,消費者可以刻自己的名字,挑選不同的字型,以及項鍊顏色、款式。故事銀飾的生產線滿足了消費者尋求獨一無二的渴望,因此也有固定且穩定的銷售量。

拓展門市》站穩腳跟後再縮編

故事銀飾創辦約莫半年後,新光三越南西店主動找上門,提供了相對大的櫃位。櫃位布置好後,卻猶如「面積很大、菜很少的盤子」,因此故事銀飾加緊生產商品,也創造了每個月二、三十萬的業績。之後陸續拓點,開業第三、四年時快速擴張,最多時曾達到8個櫃點,之後還在台北東區開了一家自己的門市。

然而,劉怡汝表示,實體店並非故事銀飾最合適的商業模式,因為人力與成本負載很重,加上百貨公司式微,以及某些銷售人員會藏貨、管理不易等問題,最終決定裁撤,「之前在管理這些百貨櫃位的時候,也壓縮了很多設計的時間,所以合約到了就停,慢慢收到剩下兩間。」

目前故事銀飾主要實體店僅有台北的誠品西門店與高雄統一時代百貨,兩間門市均營運較久,分別有10年與8年,以便服務客人。

做出差異化》為銀飾市場鋪更遠的路

回首一路創業的艱辛,馬瑞謙認為,產品力是企業存活的關鍵,尤其疫情發生後,一些仰賴進口的店家,因為貨品無法進來而無以為繼,「這個品牌能存活這麼久,還是回歸到產品。要有自己的設計,有自己的產品,這個是關鍵中的關鍵。」

雖然馬瑞謙也曾想過要不要批一些合金飾品來賣,但最終還是回到初心,「產品推出前,必然要自我詢問:這個產品是我喜歡的、是我有能力做的、且是被市場需要的,以此來檢視一個產品值不值得推出。」此外,故事銀飾也會進行市調,馬瑞謙舉例,會從工作人員、第一線銷售人員、經銷商等處獲得市場反饋,也會透過社群去了解客群的輪廓;劉怡汝則表示,臉書上會有很多社團,她會加入各個社團,了解其族群的輪廓與喜好。相對謹慎的開發步調,使得故事銀飾的出錯率很低。

Story+故事銀飾 偶像劇飾品的原產地
故事銀飾創辦人馬瑞謙(右)與首席設計師劉怡汝(左)。趙郁誠攝影

堅持開發自己的商品,雖然是一條漫長的路,卻相對穩健。劉怡汝語重心長地說:「飾品市場很大,應該把遠光放長遠一點。很多人從快時尚嚐到甜頭,無疑是對這個飾品市場進行提款,並形成惡性循環。先是價格競爭打壞市場;再者,不純的商品,導致消費者對銀飾的價格與品質有錯誤認知,從而排擠到真正銷售純銀飾品的品牌。」

此外,快時尚也使得產業缺乏前景。劉怡汝指出,批貨進來銷售比自己開發生產成本還要低,業者為何還要跟工廠下單,花時間、花成本去跟師傅溝通怎麼做?長此以往,導致很多金工師傅沒有訂單可接,艱辛度日,也直接影響年輕人投入的意願,覺得這行沒有未來,於是銀飾、金飾榮景不再,逐漸被視為一個夕陽產業。「然而,飾品其實是可以很長遠的,我們能做的,也只是把自己做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