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粉」為何如此忠誠?

簡而言之,「玩具很好玩」跟「我沒有去玩它」是兩個矛盾的認知,既然B組小孩無法改變「我沒有去玩它」的事實,只好改變「玩具很好玩」的認知。

認知失調與選舉

那麼認知失調跟政治粉絲有什麼關係呢?Mullainathan和Washington兩位教授透過研究美國的選舉,發現不但一個選民對候選人的喜愛程度會決定他投票給誰,而且他投票給誰這個行動,也會影響選舉後對候選人的看法。換句話說,偏好會影響行動,而行動也會影響後來的偏好,這個因果關係是雙向的。

舉例而言,如果你在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中投給柯P,選完之後,當柯P實施了某個政策,你在認知上會偏向用正面角度來解讀這個政策,來維持你對柯P的支持立場,以免「當初的支持」與「現在的認知」發生矛盾。

另外,如果你當初選舉沒支持柯P,那麼今天針對同樣一個政策,你會偏向用負面角度來解讀。結果就是明明在客觀上是同一個政策,但兩組不同的人為了避免認知失調,會出現對同一個政策正負評價極端化的現象。

兩位教授為了呈現這種兩極化現象,利用美國投票權在18歲這個年齡限制:每次選舉剛滿18歲的公民(實驗組)可以投票,但17歲的公民(控制組)還不能投票。於是他們比較了每次大選之後,實驗組與控制組對於當選人評價的兩極化程度。

如果認知失調的理論是對的,那麼18歲那組人在選後對於當選人的評價會出現比較嚴重的兩極化,而17歲那組的兩極化現象會比較輕微。教授們研究了1976到1996年的各次大選,發現了實驗組的兩極化比控制組高出2至3倍之多。

裝睡的人叫不醒?

這就不難解釋為何美國兩黨支持者對立嚴重,以及台灣「藍綠對抗」難以消弭的現象。同時也就能夠理解為何「柯粉」、「韓粉」、「英粉」能夠如此堅定不移,保持歷久彌新的支持度——不是裝睡的人叫不醒,而是人的認知能力有先天的限制所致。

筆者在《看》雜誌184期曾經介紹過經濟學家對假新聞的研究,發現一個人閱讀新聞的範圍愈廣,閱讀的量愈多,都會增加個人對假消息的判斷能力。或許一個選民要跳脫認知失調的制約,也必須要靠更廣泛的閱讀、吸收更多元的知識,以及保持更開放的心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