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誰跟得上她狂熱旋律

Melody —誰跟得上她狂熱旋律
黃藍對比色連身泳裝;星星幾何圖形Leggings;土耳其石串珠項鍊,都是Humor。 白色水晶銀質窄版手鐲;寶藍色水晶寬版手鐲,都是Swarovski。

年近二十才因為一首Demo被Machi大哥黃立成相 中得以實現歌星夢。8年前剛來台灣國台語都不 通,走在街頭像被捲進百慕達三角洲。現在她從內湖騎摩托車到忠孝東路只要20分鐘,很多人在國外習慣了寬馬路,回台灣連車都不敢開,騎機車?Melody真是Local的很徹底。

Melody形容自己很Crazy,就駕駛習性來說,她確 挺Crazy的,不過在夜店這種被很多人視為瘋狂點沒關係的地方,她反而變成最節制的那一個。 她喝酒、她跳舞,酒量不差,腰也扭得很帶勁, 但她知道深夜問題多,早點回家最好,姐妹淘裡就屬她收心的功力最強。

GQ:從國外回來的人好像都比較喜歡去夜店,為甚麼?
Melody:美國人的觀念是「Work Hard, Play Hard.」星期一到星期五工作,周末大玩一場,可是從國外回來台灣的女生大部分家裡比較有錢, 她們平常沒有工作,不必早起上班,所以每天晚上都可以玩到掛。美國人是9點去夜店,最晚凌晨2點回家,台灣的行程是9~12點去Lounge Bar,12~3點第一個Club,3~4點第二個Club,4~7點 唱KTV。那太累了,我3點前一定要回家。

Melody —誰跟得上她狂熱旋律
豹紋紗質抓縐短洋裝;黑色綴金鍊寬版腰封,都是Humor。Sergio Rossi黑色鉚釘羽毛短靴。Swarovski血紅色水晶寬版手鐲。

GQ:所以妳很少喝到瞎?
Melody: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就會回家,就算真的喝醉,隔天起來也不會搞失憶。

GQ:對於經常喝瞎的姐妹淘,妳的感想是?
Melody:滿好玩的,有一次一個朋友喝超醉, 跌了一大跤,前排門牙都撞掉了,她卻大叫: 「Oh no, 我的Marc Jacobs外套!」另外很有趣的 是,在台灣去夜店像喝喜酒,要穿High Designer的衣服,還要事先做頭髮,國外是正式的Cocktail Party才需要。以前我在美國比較隨性,可是這裡 每個人都穿超高高跟鞋,假如我只穿平底鞋,豈 不是差很多!

GQ:人家說夜店沒真愛,那夜店是不是也很難 發展真正的友情?
Melody:我覺得不會,因為大家平常都不出 門,只有去夜店才有機會認識更多人,反正之後 再從中選擇值得深交的朋友就好啦,不要先入為主吧。

攝 影 — 葉 智 鴻
《更多精采內容請看2010年11月號GQ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