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心語

修復心語
(圖/許育榮繪圖)


他們修復著亡者的傷口,也療癒了家屬的哀痛

一場太魯閣號的重大車禍,撞出了負責人員的疏失、撞出了嚴重傷亡、撞碎了許多溫暖的家庭、也撞出了許許多多溫馨感人的故事。包括救難人員無日無夜的進出災難現場,在黑暗的隧道中,用盡辦法把傷亡者救出;也有來自四面八方的物資救援,希望給救難人員打氣;更有一群遺體修復師,憑著一顆炙熱慈悲的心、靈巧的雙手,為了為亡者守住最後尊嚴,都放下身邊工作趕去幫忙。
已經好久未見的張姐,那天看到她,感覺她瘦了。我問:「最近好嗎?」她苦笑著回答:「剛從花蓮回來,正在調適那股無形的壓力,希望趕快恢復。」
她本是外科急診室的護理師,後來投入修復工作的行列。認識她好多年了,因她喜歡我的手作布包,經常向我買去當禮物送人。時日一久我們變成朋友,她有需要時就會出現在我攤前。
聽她聊起這幾天的工作,讓我對她們的敬業與慈悲更加佩服。聽說當天她們的同仁一聽到這個不幸消息,連忙集合出發。雖因連假到處塞車,但當她們的座車在馬路上響起鳴笛,前面的車子都自動閃躲讓路,讓她們可以順利到達災區。
下了車,目睹到各式各樣的慘況,每個人雖是難過,但馬上調整心緒,穿好裝備立刻動手,希望儘快幫罹難者修復儀容,讓他們早日安息。
由於這次的遺體,都經過擦撞、擠壓,有很多不僅身上沾滿泥沙,還皮開肉綻的變形,甚至缺腿缺胳臂的。為了讓這些遺體能完整無缺,她們要幫忙清洗、縫合、填充、重建、化妝……諸如此類的繁雜動作,不僅會帶來修復的困難,也會增加完成的時間。每具大體都需要幾個人共同作業,大家分工合作,與時間賽跑。
在幫每位遺體修復之前,都會和家屬溝通,聽聽家屬的意見。每當聽到家屬很卑微的表示:「只要讓我們一眼就認得出來就好。」她們的心是刺痛的。怎麼能不盡心盡力,去達成家屬的微薄心願呢?
因遺體多,每個狀況不同,為了讓遺體在還沒變形或發出異味之前,能夠修復好,除了必須接力趕工外,還要祈禱著上蒼保佑,儘快找到缺失的部分,讓修復工作順利。
每當看到經過修復的遺體上了妝後,氣色變好了,加上穿著家屬送來的衣服,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整個人變得寧靜安詳時,她們會很安慰,慶幸自己能在亡者的最後一程,做了最完美的服務。
她常說:「修復的工作是修復亡者的傷口,也能療癒家屬的哀痛。」雖然工作很辛苦,但是每一回,她都冷靜虔誠的面對。把對方當作親人,認真的用自己的雙手以及專業的技術,透過不同的動作和對方對話。在對方的信任下,做好每個環節,好讓對方以逝如靜葉之美,歡歡喜喜的踏上新的旅程。
那幾天,看到悲慟的家屬們,強忍著多日來的煎熬,陸續領著經過修復的遺體回家時,她們像完成重要工作般如釋重擔。她們也很感謝家屬們,在強忍著悲痛的漫長等待中,所給予的包容和肯定。
能夠在艱困的情況下,順利的完成任務是很感恩的。除了祝福往生者一路好走之外,也希望家屬們,在面對失去的同時,能靜下心來,儘快走出傷痛,恢復正常的生活。畢竟,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