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益子,品生活之美

深秋,車窗外剛收割完的農田顯得有些蕭瑟,然而遠處紅橙黃交織彷彿彩色地毯般連綿山陵是讓人目不轉睛的美,在大自然最完美的色彩構圖中,我們來到了這座離成田機場約兩個小時車程,以製陶聞名的文藝小鎮──栃木縣益子町。

有如祕境探險的前奏,車子不斷地往山的深處開去,下午四點半天色就已披上一層朦朧黑紗,轉眼夜色降臨。眼前大片玻璃帷幕和三角屋頂組成的美麗現代感木屋室內透出溫暖黃光,這是以益子優雅山稜線為設計靈感,2016年十月中新落成的道路休息站「道の駅ましこ」。運用栃木縣杉木與益子產黏土打造土牆所建構的木質調空間,展現與周圍自然毫無違和的懷舊里山風景。這個益子的玄關瀰漫著讓旅人一眼就愛上的濃濃文藝氣息,除了新鮮蔬果、在地獨家農產品,牆面一字排開,風格多元卻有著同樣美好溫度的陶杯是益子燒自由的象徵。定期更換主題的展示廳則展現益子手工藝產業的蓬勃魅力,從衣物織品、陶器、玻璃、木工、鐵器等創作,職人精神在小小空間中完整體現。

文藝益子,品生活之美

擁抱最溫暖的日本藍
沿著石頭路走入修剪整齊的日式庭園,古老茅草屋內地面冒起裊裊白煙,陽光灑落,光與煙交會出一幅迷離風景。自江戶時代創立,已有兩百多年歷史的日下田藍染工房保留了日本最傳統的藍染工法,光影中呈現深沉靛青色的72個藍甕是藍染的重要靈魂。不似化學染料的速成,草木染需耗費長時間手工反覆上色並仰賴職人技術和經驗,重要的是,「自然的草木染和藍染即使歷經了100年,褪了色還是有其獨特迷人之美。」染坊第九代傳人日下田正說道。

傳統藍染以植物蓼藍為原料,需經過一道道繁複發酵工序才能製成今日人們所熟知日本藍的染料,而為了順利發酵,藍甕溫度需維持在20至25度間,因此到了秋冬就得燃燒鋸木屑加熱保溫,也是這幅煙霧繚繞迷幻景象的由來。

後方庭院裡正曝曬著各式圖樣、深淺不一的藍染織品,當各種色調的藍隨風起舞時,張開手彷彿徜徉在無邊際的藍天大海中,無比寧靜自在。

文藝益子,品生活之美

遼闊道路旁兩株金黃色銀杏樹相互爭豔迎接著飢腸轆轆的旅人,走進益子最大窯戶「塚本」古民家改建而成的蕎麦処つかもと享用手打蕎麥麵。曾獲得內閣總理大賞的地產蕎麥粉製成的蕎麥麵,以收割較早的蕎麥製成,顏色帶著微綠,沾上專門醬汁吸入口,鼻腔充斥著淡淡好聞的蕎麥香氣,口感 Q 彈且越咀嚼越發甘甜,後韻讓人品味許久,回味無窮。

自日常孕育而生的益子燒
益子燒的歷史約160年,雖不算最悠久卻極具代表性,讓益子這個兩萬多人的小鎮如今匯集了約450名陶藝家於此創作交流。而帶領益子燒走向新階段的重要人物是日本人間國寶陶藝家濱田庄司。自英國發展回國後移居益子的濱田庄司與柳宗悅、河井寬次郎一同提倡民藝運動,重視日常生活的用之美。益子這座純樸小鎮與豐沛自然成了他的創作基地,在傳統中不斷力求創新走出自我風格,運用當地黏土製成溫潤厚實的茶色柿釉圓盤,以長柄杓上釉的獨特技法皆為後人稱道。後代子孫也延續陶藝家之路,並將其宅邸和創作工房一部份改建為濱田庄司記念益子参考館開放參觀,豔紅似火的楓葉並道,盡頭一座優雅古民家茅草屋佇立,室內融入現代風格的空間改造到家具設計都不假手他人,原來用心打造的生活環境才是孕育美好作品和創造力源源不絕的解答。館內三千多件作品,除了濱田庄司個人創作,也蒐集了來自亞洲中國、朝鮮、歐洲等世界各地的骨董陶器、手工藝品,這些都是濱田庄司為了鍛鍊自己的美學審美並作為創作時的重要研究參考。
前期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