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生活變美好的,就是經典──與《永恆如新的日常設計》作者小林和人面對面

最近出版《永恆如新的日常設計》的小林和人,在東京吉祥寺所開的2間店Roundabout與OUTBOUND,其挑選物件的獨到眼光與美學,似乎形成了一股小林派的潮流,在日本擁有極大影響力。我們邀請他分享對日常生活中經典物件的看法,及關於他個人生活美學形成的過程以及所受的啟發。

La Vie:在你心目中無可取代的日常經典設計或物件是什麼?
小林和人(後簡稱小林):對我來說,身邊每天在使用的器皿就是無可取代的物件,就物理上和自己的近距離接觸,這些每天一定會用到的器皿自然佔了最重要的位置了。而每個人對於自己心中的那個無可取代的物品,也許是心醉於設計,但也可能是因為某種緣分的情感;像留在我身邊很久的一個鉛筆盒,是我在小學三年級時同學的生日交換禮物,雖然現在沒再使用,但它卻一直像個溫暖的存在,我甚至想把珍惜的這份感覺透過鉛筆盒轉給我的女兒,她現在也剛好小學三年級……。

La Vie:你在書中提到柳宗理,Bruno Munari,Charles Eames及Afrika Bambaataa四人,對你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他們分別是在什麼時候與你相遇?又分別對你形塑自己的美學觀點,產生了什麼樣子的影響?
小林:其實這4位影響我的共通點是在於他們對東西的「選擇方式」,他們在設計或物件形成之前的精神上的概念,比他們形成出來具體的設計還更加吸引我也影響我。
以柳宗理來說,當初他在日本的民藝雜誌上發表很多經典的工藝創意,不論是小體積的棒球還是大至吉普車,他用各種異物重新組合的方式給予所有物件新的視覺形象,超越了一般人對於民藝等於小小的手工藝品的認知,越過傳統藩籬,這在當時讓我感覺非常震撼。
而Charles Eames,他雖然貴為大師級,不過,影響我的並非他的設計,而是他私下對於「物件的概念」;他成名後也依然不改其對自然材質的初衷理念,常在公園裡對著大學生們熱情地講述物體本身的魅力,利用自然的繩索、紙疊、布綑、木塊等等隨手造就出裝置藝術,這種物質視點影響我很大。
至於Bruno Munari,他那充滿愛的奇想式裝置藝術概念,如今也讓我實踐在兩家店的擺設上,不論是機器製造或是手工製作的物件,或者異類材質的融合,乃至於對比形成的視覺等等,都能彼此撞擊出創意。再來是音樂上的影響,我並不侷限聽某種類型的音樂,相反地接受度很大,什麼都聽。為什麼在我的書中特別提到Hip-Hop音樂經典代表的Afrika Bambaataa,我喜歡他的「姿勢」,因為他擅長將各種不同曲風的曲子組合再編造,手法非常funky,跟自己喜歡用各種不同類別的造型與材質的東西來擺設的理念相同,只是表現在音樂還是視覺上的手法差異而已。

La Vie:你提到Charles Eames感動你的是他的自宅擺設?他是否也影響你的自宅佈置?你又會如何建議讀者在日常生活中建立美的鑑賞力?
小林:如同前面所說的,Charles Eames對東西的態度和擅用材質的表現精神比較感動我,不過我不會去模仿任何設計師的擺設在我自家當中,因為每個人的生活方式型態不同,我的家也會因為家中成員的增加需求而有所改變。至於讀者們可以從生活中接受各種刺激,成為自己的東西,成為一種新的文化。

La Vie:如果有一天,因為某些緣故,你只能帶走家中幾樣簡單的物件,你毫不思索、第一個會帶走的物件會是什麼?
小林:布。因為布可以覆蓋身軀、包裹物品⋯⋯,柔軟、攜帶方便又可以做出很多不同造型,發揮之處無限大。

La Vie:你在書中提到「組織一個讓高低層次極端不同的東西,與貼近生活的東西共存的空間」是你的原動力,這似乎和時尚混搭的觀點相同,真正的好品味,似乎和辨識經典設計是相同的能力?
小林:一樣東西的旁邊要擺什麼物件,其實是以生活為主軸,自然形成出來的需求;很多異業結合的想法也不是一開始先出現模式,而是物件彼此自然互相需要才產生結合。東西是很巧妙的,東西用久了看多了,會出現時間提煉出來的味道,自然能感受辨識所謂永恆如新的物件。還有,我家裡有很多各種盒子收納不同時期的物件,有時自己的舊物也許變成別人的新品,因此我常讓渡自己的物件,但絕對不是因為是垃圾而拋出,而是生活形態的改變之由做出的決斷割捨,至於生活中怎麼都容納不了的古董,通常會變成店裡新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