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貿區上路了 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該如何應戰?


自由貿易港區最大的問題是業務單位執行者無法針對疑義做決定,各部會常需往來發文,一來一往時間早已拖去一大半,例如原本的簡易加工,政府規定「對國家經濟有重大貢獻」的港區業者可委託區外廠商進行加工,但法條規定模糊,等到確定為對國家經濟有重大貢獻時,早已失去黃金時間,「轉口的速度就是要快,新加坡可以,台灣做的到嗎?」簡耀宗說。

他建議應該成立跨部會的法律諮詢中心,加快速度,另外更該仿效上海自貿區以負面表列,明確指出哪些方面不能做,其他的就大力開放,而這就如同李克強知道大陸自貿區推動有風險,但他敢做,那台灣呢,你要不要做?

鬆綁法規、釋出優惠措施 台灣只能再更開放!

高雄曾經是世界第三大港口,靠著加工出口區從一個小漁村搖身一變成為大都市,贏得一席國際地位。

但現在,台灣不能再依賴轉口與簡單加工,尤其大陸自貿區開辦後,台灣的重要性會衰退,因此自由經濟示範區提出六海一空,前店後廠設計,利用台灣自己製造業強大的背景優勢,不再只是單純的轉運物流,而是從簡單進出口變成深層加工,並利用稅制上的改革,有效的延伸價值鏈,創造更大的附加價值來招商引資。

「鬆綁是必要的措施!」史慧慈說,台灣唯有更開放,才能取得競爭力。台灣已在國際上被孤立,呂曜志建議,「孤立的情況下要自我單邊開放,」自我單邊開放指的是自由經濟的區塊,再附加一些能吸引目光的優惠部分。

當其他國家彼此有貿易協定,將創造貿易投資效果,增加兩邊貿易量的投資額,而台灣目前能做的就是單邊自由化。當然自由化必須慢慢來,自由經濟的法規鬆綁,將產業鏈重新拉起來,若別人的產業鏈越做越大,台灣的產業鏈無法與別人銜接,就會被拋在後頭。

例如日本、韓國不再向台灣購料時,台灣就再提供一些優惠,抵擋貿易投資移轉,更要與國際連結合作,希望可以達到國際招商的效果,而招商最好要有產業合作和升級的概念。

呂曜志認為,台灣還是具備優勢的,上海自貿區是希望將上海市成為區域運籌總部,讓城市城鎮化,其最重要的精神是物流與金融,但其需要企業營運、產品服務聯合的高端服務業還沒發展起來,而這就是台灣現在的機會。

如果開放,犧牲的是台灣島內人民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