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不點名】《世界圖繪》--啊~「拉丁」的神奇,一千零一夜的精彩

拉丁文的百科全書,其實兒童也能輕易讀懂

《世界圖繪》(Orbis Pictus)在2019年的波隆那書展中,以知識類獲得評審特別推薦獎。波隆那是兒童書展的「聖地」,推介了一部在知識領域和語言學習上屬於高難度的拉丁文圖書,著實令人驚艷與好奇。《世界圖繪》是十七世紀生於捷克摩拉維亞的神學家、教育家和哲學家康米紐斯(Iohannes Amos Comenius,1592-1670)苦心孤詣完成的拉丁文百科圖繪,以一百五十個單元概括基本事物圖像,彙整了日常生活會接觸到的百工各業,也結合大自然動植物的生態、天地萬象,還有人格修為和宗教信仰的教義和訓示;除了文字敘述外,同時搭配了克萊茲伯格(Paulo Kreutzberger)的木刻版畫,以一畫一詞彙圖文對應的方式解說,推展拉丁文的活用與教學。康米紐斯透過這本著作,希望達到教育從基本著眼,從兒童扎根,從視覺感官啟發。因此,高難度的拉丁文在他的寓教於樂和教改理念指引下,成為兒童「悅讀/閱讀」的叢書。

【教授不點名】《世界圖繪》--啊~「拉丁」的神奇,一千零一夜的精彩

拉丁文如何影響一個人的風格品味

2019年12月,《世界圖繪》的拉丁文—中文雙語對照譯本面世了,完成康米紐斯在本書期待且預見的優點:「翻譯成本土母語可以更快速且愉快地學習拉丁文」。我們身處二十一世紀知識爆炸的世紀,高科技和AI來勢洶洶,強勢主導人類的生活與生命的時代,面對一個被大家公認已經「死亡」的語言—拉丁文,何益之有?
拉丁文作為輝煌羅馬帝國的「普通話」,盛行多年,隨著羅馬帝國勢力傾圮蕭然,拉丁文的日常使用也逐漸式微,然而卻隱身在各個知識領域,成為「不普通」的文字,繼續在神學、醫學、哲學、法學、文學幾個重要知識領域占有重要地位。幾個世紀以來,拉丁文在學校的搖籃裡孕育成長(必修課程);在教會的堡壘裡鞏固它的地位(宗教的語言,聖經的詮釋);在翻譯和經典著作中成為高尚的語言(吉訶德說翻譯只有翻成希臘文和拉丁文,才是最典雅的文字);在社會地位中成為階級劃分的語言,嫻熟拉丁文者則非凡,展現高人一等的智慧…等。這些現象與事實形塑了拉丁文崇高的位階、權力與形象。

原來拉丁文的「兄弟姊妹」遍布世界

即便今日,許多拉丁文用語仍不時在我們生活中出現,例如:

statu quo (現狀)
ad hoc (臨時,即席)
carpe diem (把握當下)
omnibus (多種用途)
urbi et orbi (至全城與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