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竿集:閒能交益友

生活裏不能少的快樂

下班後,父母和我相約去附近的大學校園健走。途中經過小巷內停車場那棵不怎麼高的樹,聽見父母念叨著:「還沒回家呀?下次經過可能要再晚一點……」看來有些失望,繼續往校園方向前進。健走結束,歸途又路過那棵無名樹,父母嘴角上揚,點著頭說:「回來了,回來了。」我跟著仰望,看見一團團白色渾圓的羽毛小球─「那是牠們的肚子」,母親介紹。細細數了樹上的渾圓小球,居然有上百隻,我瞠目結舌,這是個龐大的家族啊。想起文字學介紹:「雀,依人小鳥也。」段玉裁注:「今俗云麻雀者是也。」我第一次發現所謂「群居」竟如此驚人。
「你知道麻雀是團結又顧家的動物嗎?牠們會合力抵禦外敵,也能分頭找尋食物哺餵雛鳥,」父親說。父母以前工作繁重,即使得空,也未能有「閒情」品味生活。退休後,亦不想無所事事,希望保持悠閒心境,體驗「閒」滋味,一如張潮《幽夢影》:「人莫樂於閒,非無所事事之謂也。閒則能讀書,閒則能遊名勝,閒則能交益友,閒則能飲酒,閒則能著書。」在這條健走之路,以往不曾聽父母提起麻雀,如今麻雀儼然成為他們的「益友」,每日向牠們打招呼、見個面,已是生活裏不能少的快樂。
某日,恰巧碰見麻雀群歸來之時,嘰嘰喳喳的找到自己應該佇立的枝頭後,頓時「鴉雀無聲」,牠們全部閉上眼進入休眠,我再度瞠目結舌。
「你應該離樹遠點,以防奶油雨,」母親說。「奶油雨?」正當我不明母親的好心提醒,兩滴白色「奶油」滑落在我的鏡片上,「還好我剛才嘴巴有閉攏」,我樂觀的慶幸著,父母莞爾。歸途,星星悄悄爬上夜空,照著我們也照著那群益友,一家人品得閒滋味,和樂融融。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