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貿區上路了 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該如何應戰?


開放一體兩面,開放能吸引人流、金流、物流創造GDP,卻也會衝擊到國內原本的市場生態,勞工團體就擔心用減稅引進的白領人才,可能會排擠到台灣的勞工,進而影響到部分薪資水準。

呂曜志認為,台灣過去對外投資的觀念需要轉變,以前對外投資要的是勞工,不是人才,而現在,應該是要像新加坡、香港一樣,尋找的是生意合作夥伴,白領的人才,這些國家當地的創意服務人才、國際型商貿人才,開發有價值,有差異化的產業。

「台灣的老闆都只想把總部或者中樞留給台灣人做,這會害死台灣!」呂曜志說,這代表你有全球化卻沒有在地化。在地化是生產資源,僅就近供應的概念。唯有培養在地的服務能量,把高端服務拉到外面,可以克服某種程度貿易和投資的效果。

以TPP會員國來看,彼此服務業開放的深,能夠進到對方市場培養他們系統的能量,進而帶動製造業出口。舉例來說,韓國可以進到會員國市場購買頻道播放韓劇,利用軟性形象帶動三星、LG品牌等製造業出口,而日本在東南亞就是這樣輸給韓國的。

方向對了,執行效率會是關鍵!

台灣不是沒有提出過類似的概念,二○○六年的亞太營運中心就是一例,但行政效率差與各方阻力大是主要原因。二○一一年十二月經濟部提出「自由經濟示範區規劃構想」,在次年內閣改組時,經建會又重新規劃,於去年年底推出規劃草案,今年初內閣再改組,推動方向又再一次改變。拖,就是台灣經濟走向失敗的宿命。

而二○○四年推動的自由貿易港區,包含基隆港、蘇澳港、台北港、台中港、高雄港及桃園航空貨運園區的「五海一空」,在二○一三年七月升級為自由經濟示範區,到了八月又納入安平港及屏東農業生技園區,擴大為「六海一空一生技園區」,推動範圍幾經變動,有立委就認為,各產業未來都會爭吵為何沒納入自由經濟示範區,屆時,示範條例要過關遙遙無期。
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推動的比大陸自貿區還早,但目前仍在第一階段,有待行政院敲定特別條例,再送交立法院審議,而大陸卻快速的在半年內推動上路,雖然細則還沒出現,但這個封閉的共產主義國家,究竟可以「自由開放」到什麼程度?全世界都睜大眼睛看,而這樣的決心,卻也是台灣一直以來所缺乏的。

日前,自由經濟示範區開放項目,也再度引發部會不同調。在央行堅持下,金管會第一階段的開放方案,主要針對境外金融,不涉及新台幣。第二階段金管會希望研議開放的的金融商品,與央行堅持「反對新台幣計價商品納入自經區」也明顯有衝突。

政府喊出的口號總比實際作為更為響亮,「唯有快才有機會,」但台灣的行政效率慢,各部會意見總是不同調,草案還在行政院審議,未送到立法院,更何況實際落實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