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貿區上路了 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該如何應戰?


「當台灣有九四%的產品出口都要課稅,你怎麼和別人競爭?」史惠慈說,這是台灣面臨的一個困境,當出口被國際貿易組織擋在門外,資金、人才也被國內法規限制住時,台灣的機會正在流失當中。

「除了加緊速度對外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達到關稅下降,本身也必須要開放,讓外資來投資提升競爭力,並藉由這樣的開放,創造新的商機與優勢。」史惠慈認為台灣要積極加入這個區域組織,首要之務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加自由化,而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就是一個入門的方式。

而到底什麼是「自由經濟示範區」?它所示範的區域是「六海一空一農技區」,希望大幅度鬆綁台灣各種的法令限制,提供更多的優惠,打造便利的經商環境,最終目標是將區域擴大到全島,讓台灣成為「自由經濟島」。

一定要做自由經濟示範區嗎?

「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動能、投資,那就沒有成長,永遠停留在二十二K。讓它動起來是現在必須要做的!」史惠慈說。

問題是,外資為什麼不想來台灣投資?是因為台灣沒有實力,還是台灣的限制太多?呂曜志表示:「台灣移民法規太嚴格,移民如果可以大開放,我覺得產業會活起來,」史惠慈也說,物流業在台灣過去一直做的不錯,但自貿港區卻成效不彰,是因為台灣過去的自貿港區只能做簡單加工,卻不准做附加價值高的深層加工,在稅制上,更沒有簽訂免稅」。

「台灣經濟都是被自己給綁死的」,示範區就是要把這些限制給鬆綁,製造人流、物流、金流。而經建會提出的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就是想讓台灣鬆綁的第一步。

但,自由經濟示範區第一階段提出的計畫,是將原本的貿易港區升級與桃園航空城、屏東生技園區合成六港一空,對此,也招來不少批評:「不過是擴大過去的加工出口區而已」。

自由貿易港區推動十年 跨部會溝通成阻礙

自由經濟示範區的概念其實不是第一次提出,早在二○○四年的五大自由貿易港區,就有類似前店後廠腹地的概念,然而推動近十年,成效卻不彰,永塑集團營運長簡耀宗說:「執行效率太差,要是跨部會溝通做到,成效會是現在的百倍,足以讓台灣經濟活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