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戰全球淨零碳排賽局!企業新標配:永續長

未來十年內,台灣各個領域的各家企業,將會面對三大「永續強制法規」的倒數計時緊箍咒。為了備戰全球淨零碳排賽局,愈來愈多跨國企業增設「永續長」一職,統籌相關事務,希望趁早卡位綠色供應鏈。

去年10月10日,總統蔡英文在國慶談話中,做出這麼一段宣示,「我們已經和國際主流同步,宣示2050淨零排放目標,必須和各界一起規劃路徑圖……這不僅攸關競爭力,也關係環境永續。」

一個月後的11月12日,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6)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落幕,近200個國家代表簽署《格拉斯哥氣候公約》(Glasgow Climate Pact),第一次把「淘汰化石燃料」寫成白紙黑字,各國政府與企業以「2030年減排目標」「零碳經濟」為目標,做出多項永續承諾。

淨零?減排?2030?2050?台灣許多企業就算還一頭霧水,也感受到「有什麼大事要發生」的危機感。

「我們已經接到國際客戶要求,要提供產品的碳排放數據了。但怎麼計算一台設備在製造過程中排了多少碳,還真的不知道……。」今年元月,在台灣數位企業總會舉辦的「零碳大學」招生活動上,國內工具機領導大廠台中精機二代、總經理室協理黃怡穎坦白自己的苦惱。也正因如此,她加入了零碳大學。

「你能不能幫我們買綠電?還是可以幫我們做減碳研發?看最後花費多少,我再撥錢給你!」台達電永續長周志宏不諱言,自己曾被熟識的其他企業高層這樣詢問,看能不能直接「外包」幫忙減碳。

「去年下半年開始,每隔幾天就有企業來問我:『你有沒有推薦的人,可以來幫我們做碳足跡計算?』」主持台大環工系永續發展實驗室的台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童慶斌說,投入永續發展與氣候變遷專業研究多年,學生從來沒有這麼搶手過。

永續,過去對許多企業來說,只是記得關燈、珍惜用水的隨手做環保,或是週末同仁一起去淨灘、植樹的CSR活動。但這次,永續已從過往「行有餘力、回饋社會」的形象公益,變成三~五年內「不跟上,就會被淘汰」的企業生存戰。

為什麼會有這麼劇烈的變化?

為何需要永續長?企業必須永續轉型,拚永續需要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