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辛吉辭世 今夏百歲誕辰仍關注美中與俄烏世局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今天辭世,享耆壽100歲。季辛吉既是學者也是外交名流,在尼克森與福特兩任美國總統時對華府外交影響至鉅,今夏百歲誕辰仍談及美中、俄烏等世局看法。

華盛頓郵報指出,季辛吉(Henry A. Kissinger)的死訊是由季辛吉顧問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透過聲明發出。

作為一手推動尼克森歷史性與北京接觸及與蘇聯緩和關係的理論家,季辛吉因多項改變世界格局的震撼性政策轉變而積累聲譽,卻也成為攻擊者的箭靶,挨批沒有原則、不道德。由於怕遭抗議,當年季辛吉沒赴奧斯陸接受諾貝爾獎,晚年更是毀譽參半。

稱當前世界正待新秩序建立各國仍在找定位

今年5月百歲誕辰之際,季辛吉仍藉由專訪對俄烏、美中等地緣政治紛爭表達看法,既關注美中競爭撕裂全球,也解釋何以他從反對轉為支持烏克蘭入北約。

季辛吉說當前的世界「失序」(disorder),幾乎所有主要國家都在尋求自身基本定位,且大多數仍是內部意見分歧狀態,處於改變或適應新環境過程。主要是世界因美中競爭一分為二,次要大國乃至小國自身都還沒錨定應對世局的方針,還在「為超級強權調和鼎鼐」與「走自己的路」之間拿捏。

季辛吉認為想逼中國讓步並宣稱讓中國就範絕對是錯誤作法,稱美中關係的藝術「應是呈現共同關心的議題,雙方達成協議是因彼此都認為這對自身最有利」,如此才是他心目中的外交上策。在他看來,現任美國總統拜登的中國政策沒比川普高明。

以「無解」形容台灣問題 盼美中避戰

季辛吉1970年代一手推動美國轉向北京,一生訪中超過百次卻未曾來過台灣。對如今中國崛起而與美國全方位戰略矛盾之際、難道還不把中國看做敵手時,季辛吉用字遣詞很謹慎。

他說「就中國展現出的力量看,我視中國為潛在危險敵手,我覺得有可能(美中)走上衝突」「但兩次世界大戰應教會人們,即便只是傳統戰爭,要付出的代價也會與想達成目標不成比例」還說尤其武器發展到今天,這種層級的戰爭將摧毀文明。

為防與中國開戰,季辛吉認為美國要做的不是率爾對抗而是尋求對話。

季辛吉以「無解」(insoluble)形容台灣問題,認為「除交給時間外,別無他途」,從而他「歡迎一種能維持現狀多年,又能讓兩岸不會威脅對方、甚至不會限制住對方發展的方案」。

季辛吉覺得習近平會對這類討論抱持開放,「但我們不能一副『你得先在以下領域有所進步,之後我們會獎賞你』的態度,這行不通」。

想告訴蒲亭 讓烏克蘭入北約對俄反而安全

對於俄烏衝突,季辛吉4月底接受「經濟學人」(Economist)專訪時,認為若他能跟俄國總統蒲亭說上話,會勸對方如今讓烏克蘭入北約反倒安全。

季辛吉當時的說法是「我們現已把烏克蘭弄成歐洲武裝最精良、卻也是歐洲領導階層裡戰略經驗最欠缺的國家,如果戰爭是以雙方在取得或收復土地都不滿意的狀況下結束,屆時俄羅斯不滿、烏克蘭亦然。為歐洲安全著想,讓烏克蘭進北約還比較好,他們就沒法再對興兵收復土地動念」。

季辛吉另在華爾街日報訪問時感嘆「耐人尋味的是,當初反對烏克蘭加入北約時我是孤獨的,現在我提倡讓烏克蘭加入北約,基本上也幾無立場與我相仿者。

最新國際新聞
人氣國際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