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你,很久很久(上下套書)

只是外表太豔麗,所以戲路比較受限,容易吸粉卻也容易招黑。
但是在演藝圈裡,小紅靠捧,大紅靠命,反正急不來。付雪梨是棵好苗,有靈氣,所以團隊一直穩紮穩打,儘量不讓她靠醜聞奪流量,博人眼球。
車行駛過交流道下,暗影一道道掃過。外面不知何時下起了雨,雨刷一左一右慢慢刮擦著玻璃。
「我說這麼多,妳聽見沒?」唐心側頭。
「姊姊,求您讓我安靜一會兒,頭都要炸了。」付雪梨很睏,渾身疲乏,只想求得片刻清淨。她昏昏欲睡,懶得多說一個字。
昨晚通宵拍戲,早上又早早出發,從象山一直到申城,一整天都在路途上。應付完酒席,整個人已經非常疲憊。
雨越下越大,路上人也越來越少。車開起黃色大燈,在大雨中一路疾馳。
「——嘰!」
經過天橋路口時,一輛迎面而來的大貨車擦身而過,司機抓住方向盤,猛踩下刹車。
輪胎與地面摩擦發出刺耳的雜音,急停在路旁,車裡的人猝不及防,全都向前傾。
「怎麼了,出車禍了?」唐心扶住前排椅背,嚇了一跳,急忙地問。
「不是,前、前面路上好像躺了個人……」

§ § §

尖銳的警笛劃破深夜的寂靜。北甯西路三百二十一號,人民公園的天橋口被封鎖,拉起了警戒線。
大雨不知何時變小了。員警守在警戒線旁,制止一直往裡頭擠的圍觀群眾。不遠處停了好幾輛警車,現場有刑警也有記者。
死者是一名年輕女子,在陰影裡看不清臉。她半身赤裸地仰躺在地上,頭被裙子蓋住,黑髮被血水分成幾縷,黏在手臂上。雨水混著血,散發著腥味,順著水泥路面蔓延。流血太多,看不清傷口在哪裡。
「給我控制住現場,防止二次破壞,讓無關人員全部離開!」一個中年男警官對著對講機大聲下達著命令。
「誰報警的?」他喘了口氣。
「是我。」唐心立刻答道。她移開目光,忍住反胃想吐的感覺。
劉敬波眉心緊擰,點點頭,隨即看見不遠處停著的黑色轎車,裡面依稀還坐著人。他探頭望瞭望:「那輛車裡還有誰?讓她下來。」
「這……她生病了不太方便,可以就待在車裡嗎,警官?」唐心為難,試圖打個商量。
聞訊趕來這裡的記者不少,像付雪梨這種公眾人物要是被拍到在事故現場,又得被黑……
「什麼病,這點雨還能凍死人嗎?這是一起很嚴重的命案,坐在車裡是什麼態度!小王,去給我叫下來!」
「死者和我們真的沒關係啊,員警先生,我們只是路過而——」
「停停停!」劉敬波不耐煩地打斷司機,「現在我問什麼,你答什麼就行了,哪來那麼多廢話?」說完,他轉頭問身邊一個女警官,「老秦他們還有多久到?」
「喏,那不是來了嗎?」
唐心順著他們看的方向轉過頭,看到幾個穿著像醫生的人。
他們帶著口罩,撥開騷動喧嘩的人群,出示完證件,彎腰鑽過警戒線,往這邊快速走了過來。
每個人都是一身白袍,在漆黑的雨夜中顯得特別醒目。
為首的是個身材高大的年輕男人。他一言不發,蹲在屍體旁打開勘查箱,戴好手套,掀開被害者臉上的白裙。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