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青春,只懂遠行


那麼,究竟是何時開始對背包客旅行產生興趣呢?
當時站在登機口前的我,肯定沒有太多心情思考這深奧的問題。
但當計畫了這麼久的旅行真的要開始,心裡雖然充斥著不安,卻也帶有幾許興奮。想到家中疊滿書桌的旅遊書籍,包括日本插畫家高木直子的《一個人去旅行》、《Traveler 雜誌》的一個人獨闖天涯專題,以及旅日作家張維中的《東京等等我》。它們給了我太多渴望,也給了太多力量,讓我能夠勇敢地實踐隻身旅行的想法。
看著登機口上頭的電子屏幕寫著:「Last Call 最後召集」,我告訴自己,這也該是Last Hesitation 了,不要再有任何猶豫或遲疑,就這樣出發吧。

登機後沒有多久,飛機便從松山機場的跑道起飛,幾十分鐘後抵達巡航高度,在天空平穩地飛行。順著窗戶向外望,那是台北101 聳立在霧靄籠罩的建築群之中,那正是我生活了多年的城市。
人生首輪的背包客旅行,當時覺得「出發」是一切的重點,因此還寫了許多關於踏出第一步需要多少勇氣的矯情文字;現在回想卻覺得「離開」才是那趟旅行的主軸,正因為我選擇了出發,所以我離開了沒有想過會離開的舒適圈。至於過程中的那些緊張擔憂,並不是因為懼怕旅途前方有多少未知,而是因為拋開自己熟悉多年的已知。
只是從來也沒想過,原本一趟單純的旅行,卻讓我從此拐進截然不同的道路。
正因為那時片刻鼓起勇氣地選擇離開,才造就了日後無數次的抵達。

我覺得我永遠也忘不了20 歲的那天。
不,是忘不了打從那天開始的,一種嶄新的人生狀態。
那是頭一回和「背包客」這個詞產生搭上線,從此就再也不願分開了。
因為我已找到,我的起點。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