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讀書人與他們的鬼

宋人遇到的鬼魅精怪第一種類型多半是死去的亡人,有很多是親人、亡妻等,也有很多孤魂野鬼半路對旅行異鄉的男性招手。更特別的是,我們在筆記故事裡還會看到假冒旅行男性熟識的亡妻,藉此換得男女間的親熱,旅行的人不乏是儒生、太學生,甚至是僧侶,他們在旅行的過程中面臨女鬼的情慾誘惑,每一層都是一關考驗。
第二種類型是旅行路途中的花草樹木修煉成精後,也能夠幻化成人形,這對中國文化來說並非奇事,仙人能羽化變化身形,萬物透過修煉也能夠有靈性。如明代《西遊記》、清代曹雪芹作的《石頭記》都記述草木石頭化作有靈性的人類。對宋人來說,男性很容易遇到蛇、狐狸他們化作美麗的女性,幾乎男性遇到的狐狸都是美女,無怪乎有時候說魅力四射男性緣好的女性為「狐狸精」。當然若是女性「誤入歧途」在旅行遇到精魅與之發生關係,這些精魅的形象多半也是狐狸或是蛇?,有的時候是山魈,一種十分巨大的猴子,容易出現在鬼怪或是盜墓的故事。
第三種類型的精魅,是由人親手打造的古器物或是廢棄的古寺廟,變身成人形,誘惑來往的旅人,讓人為之心動。
說來也慚愧,故事中的男性幾乎都抵擋不住,這些來路不明鬼魅的誘惑,似乎只要女性面容、姿色姣好,對於出現的時機合理與否就不太重要了。
但是,凡事不只有一個面向,根據研究故事裡也有許多女性,遇到許多精怪化作為美男子,便上前求歡做樂。
《路西法效應》曾經實驗過「人性」的道德,它的結論是人性善惡道德的那條線是很模糊的,好人與壞人之間就像原本是天使的路西法,一不小心就會成為墮落天使。然而促使人性機制轉變的關鍵,便是:「環境」對人產生的影響。
故事發生的地點,都是在人煙稀少的地方,彼此都是陌生人。通常也不會問對方太過詳細的身世背景,而且時間總是在月黑風高的夜晚,適合幽會的時候。
人類在上述時間、地點、情景遇到「鬼」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正當長期旅途精神疲乏之際,男女隱姓埋名在荒郊野外的環境相遇,這樣的情境,不正如現代人在交友軟體尋找寂寞的慰藉似的。正因為是在荒郊野外,當人的道德發生問題的時候,「鬼怪作祟」就是一個很好一夜情或是婚外情的藉口。因此,宋人針對「人與鬼交」的態度多半是否定的,認為這會對人產生危害。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