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溫度的手術刀:一個頂尖外科醫師的黑色幽默

2020年,他帶領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策略聯盟團隊,開發出「人工智能輔聽器」醫療技術。透過輔聽耳機,照護銀髮族以及提早預防老人失智,榮獲十七屆「國家新創獎」殊榮,另外,他個人也獲得國際10多項專利。
被推薦為《商業周刊》百大良醫,也持續大力開展國際醫療,至2020年,已有超過700位海外患者,跨海來台就醫。

曾經擔任亞東紀念醫院人工耳蝸中心主任;振興醫院耳鼻喉部部主任;新光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台北榮民總醫院耳鼻喉科總醫師、主治醫師;屏東龍泉榮民醫院住院醫師。

★內文試閱:

‧作者序

【後記】「我要出書了」──從來不存在的念頭

「我要出書了」,這個念頭若在二○一四年之前,是從來不存在的,甚至連我自己都不相信。
因為大學聯考時,我的作文只得到個位分數。我姐為了安慰我沒有寫作能力,跟我說:「可能是你寫字太醜的關係。」接著,又補上一句撫慰人心的話:「但別自卑,據我觀察,字寫得好壞是跟長相成反比的!」這讓我有繼續提筆寫字的勇氣。
但班上要辦班刊的時候,我和班上同學一樣,都有投稿,只是我仍然逃不掉,被編輯同學退稿的命運。

能夠出書,要感謝的人很多。第一個是我不認識的人,柯文哲。二○一四年底,我離開工作十八年的醫院。本來是醫藥媒體寵兒的我,突然之間,走下神壇,喪失了發言權。而柯P恰走出醫院,當選市長,占據所有媒體版面。我若是要維持我的能見度,就需要像柯P一樣,能在媒體曝光。但是發表政論、上廣告節目,或當「名嘴」,都不是我能做的。
這時,耳鼻喉醫學會會訊,向我邀稿。「邀稿」,不是我去投稿,理論上,應該是寫了就會刊登,結果竟然還是被退稿。
我心裡非常不爽。一方面,已經花了時間寫的東西,不甘就此白白進入垃圾桶;另一方面,又希望有媒體曝光的機會。
我就把我被退的稿,交給我之前任職振興醫院的好友,公關呂建和。
「建和,拜託你,我已經離開醫院,沒有媒體管道。可不可以幫我找一家報紙刊登?」「隨便哪家都行。」
「主任,報紙現在沒人看了啦!」他拒絕我的提議。「我幫你想辦法,問一下《聯合報》的韋麗文。」
「這個文章看起來好有畫面喔!」就這樣,對我獨具慧眼的韋麗文,下了這樣的評語之後,〈我把病人的臂神經叢砍斷了〉(新書裡的〈我把病人的手弄殘廢了〉)敗部復活,成了第一篇登上聯合報元氣網的文章。
這篇也成了我最後一篇被退稿的文章。文章一登出,據說反應很好,元氣網就來簽約,開始我的老文青新副業。寫了三篇之後,寶瓶文化也看到了文章,建議簽約,出書變成真實發生的事。

///

因為我每週都要出國開會及手術,常常週日深夜才回到台灣。週一早上,會想賴床,放鬆一下。
「又在看棒球。」有人不滿意我的懶散了。
「我下午才要去醫院,就看一下大聯盟實況嘛。我今天早上沒事。」我稍微爭取我的權利。
「沒事?」「沒事不會起來寫故事嗎?」「起來,去寫!」命令下達,沒有抗旨的選項。

///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