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李安家前後談了2年 李屏賓「讓金馬回到最好時」接下主席

到李安家前後談了2年 李屏賓「讓金馬回到最好時」接下主席
李屏賓出席大愛電視舉辦的「靜思書軒心靈講座」。(圖/侯世駿攝)

[周刊王CTWANT] 李屏賓是第60屆金馬獎執行委員會主席,擁有47年攝影生涯的他今(4日)在大愛電視舉辦「靜思書軒心靈講座」,他表示這次與李安因金馬合作,他透露兩人此前沒有合作過,但是每次都會約去李安家聊天,李安擔任金馬執委主席還剩兩年的時間就開始邀約李屏賓接任,李屏賓說在台北電影節做了5年主席,頒獎前後3個月時間都要犧牲掉,談了2年,最後盛情難卻就答應了「我也很想讓金馬回到最好的時候」,能更具代表性,更可以代表華人電影在世界發光的一個平台。李屏賓回臺灣一個月多,金馬獎結束後,原本要放鬆,答應拍攝大愛電視「仁心慧語」節目及講座,又開始緊繃。身為攝影大師作品響譽全球,他說要繼續往前走,繼續學習「真的要與時俱進,不能一直談往事」,現代人對美學的看法與認知都不一樣,繼續往前走能走到哪自己也不知道。

1998年時他因為小孩教育問題搬到洛杉磯,小孩問他為什麼不在美國工作,李屏賓說他的外型會嚇到人,在美國「他只能在速食店吧」,原本以為身在美國太遠,當時電話費談工作太貴,沒有人會找他合作,人生要重新開始,沒想到後來回顧1998到2000年間拍了很多好電影「千禧曼波」「小城之春」「夏天的滋味」「心動」等,李屏賓說「對前途有困頓的時候,人就會激發出一種無形的力量」。

到李安家前後談了2年 李屏賓「讓金馬回到最好時」接下主席
身為第60屆金馬獎執行委員會主席,李屏賓表示自己抱持著「我也很想讓金馬回到最好的時候」。(圖/侯世駿攝)

其實,李屏賓2010年後就不接大製作,年紀大了家庭壓力也輕了,也有了知名度有很好的經驗,可以跟年輕人合作「帶他們走直接的路,也可以讓他們容易籌到資金」,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自己也獲益良多,可以走出框架瓶頸「在很新跟帶點沒有經驗的要求裡面,找到新的方式新的角度」,李屏賓很喜歡用鏡片去調色彩,鏡片用到很無趣,就想「把舊的新用它就是新的」。

而李屏賓要做導演機會很多,年輕時會想盡辦法當導演,他自己寫了兩個故事都失敗,當攝影到了二十年之後明白,每拍攝一部就多一個人生,當導演只是想讓人關注,一輩子也只有八到十部作品,「後來有機會請我來當導演,大驕子來抬我也不去」,導演的名稱對他已經沒有吸引力,只想多享受、多接觸、多跟年輕導演合作,看到更多不同的人生樣貌,至少過了幾十個不一樣的人生,攝影工作給了他很豐富的人生體驗「不貪心的時候,就收獲更多」。

李屏賓為善不欲人知,他說:「我不是有錢人,但是聽了心很痛,台灣那麼小,怎麼有那麼多貧困的小學、中學。」李屏賓就用母親的名字認養了一間「靜思閱讀書軒」,充實校園閱讀設施與設備,讓學生有一個空間,隨時進來讀一本好書,分享一句好話,透過閱讀與分享去改變人生。出書的版稅也捐給靜思書軒,李屏賓說他還再繼續練習拍新的照片「如果可以用,再繼續用」。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